黑执/葬文葬 小故事

*ooc短小
中秋最后一秒的傻白甜,做菜番外里那个学生时代文生病那儿的后续
全程无脑给自己塞糖√

-----

戴德利希前脚刚走,葬仪屋就从书柜后冒出来了,躺在床上的文森特刚好慢吞吞地吞掉最后一口奶油炖饭,瓷盘轻轻摆上一旁小桌。
学生宿舍的空间有限,即便是监督生的房也不怎么说得上宽敞,方才打过招呼的死神一眼就能将床上也正瞧着他的人看得清楚。
文森特两颊上带点发烧病人模样的红,头发在枕头上被蹭得乱七八糟,他向下滑,颈子以下都缩回了被子里。
葬仪屋晃到床沿,弯下腰瞧着文森特。生病的人他看过不少,但他也还是第一次看见文森特生病。
“别用那种眼神盯着我,”文森特发声,皱着眉头,“你看得我觉得我下一秒就要死了。”...

  2017-10-04 3 30
 

ooc.

戴德利希是不怀疑他早早会死。
口上说你是会比我早死的人吗,心知秩序内的事物才有长存的道理。然而说他不守序,倒也有那么一点无辜。
三十六岁,这个人走也走在一个盛放的年龄,戴德利希想笑他虚荣,这可是做到极致了,连白骨必然的空泛都不让后世评价,宁可委身于泥土,与建筑物的灰烬心甘情愿地和在一起。他是连抛弃权力都可以笑得云淡风轻的人,难堪却是谁都见不得的,连专司死亡的那个人也不行。大约是留了英国贵族气息的遗毒。
戴德利希揉揉眉心,拨下总是梳得整齐的浏海。也不是什么轻狂的年纪了,焦躁没被消磨半点,眉间倒已被刻出纹路来,那个人终究是留了点遗憾以外的东西,只可惜是架构在别人的面皮上,散上少了的那几年风霜...

  2017-09-25 1 6
 

【黑执/文葬文】问题学生

*中学pa
*ooc
*短小
不是原作那个高大上学校,就是一般中学。傻白。

-----

“新的问题学生?”文森特半个身子被挡在置物柜铁板门后方,他正努力将下堂课的课本翻出来,“为什么你会比我先知道?”

“我怎么知道?我以为那些女孩们早就告诉全世界了。”戴德利希环着手臂靠在一边,几个冒失的小伙子从走廊穿过。
省略掉那些粗俗的字眼,的确可以听到'来了个怪家伙'或'学校要变成怪人聚集中心了吗'诸如此类的句子。

“你知道我不在意这个的。”文森特终于把本子从柜子底抽出来。

“对,所以我也只是顺口提一下,以免你的事情还不够多。你到底好了没?”戴德利希不耐烦地敲着柜子门,铁片震动的声音恰好被钟声盖过。...

  2017-09-03 10 49
 

【黑执】小故事1.2

两篇互动向小故事
1)葬仪屋/刘
2)葬仪屋/奥塞罗
ooc大概,脑洞清奇不扯cp。

-----

1)

我与那位老板见过两次面,第一次在黄昏,最后一次在清晨。

那一天我还记得,伦敦的送报小弟特别勤劳,一早就把满手油墨蹭到我袖口上头,我哦了一声,塞了块花生糖给他。
喔……死人复活啊,难怪他激动了。
雾气把天空洗得灰白,将亮未亮,的确是适合死人复活的日子。我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蓝猫抬头,一脸不解地(即使与平常没什么差别)我伸手抚了抚她的头发,漫步在街道上。若此时此景是江南烟雨,或许还能深呼吸一口清晨的露水,只可惜这里只有工业革命,和怀里烟管的薄荷叶子。
得找个清净地,最好离有趣的事儿近一点,还得...

  2017-08-29 4 25
 

【黑執/文葬】遲到的七夕賀文(nc17)

*新手船員掌舵,翻船可能

標題無能於是(。)

在和nine深夜話題完後的產物,海軍文x海盜葬,小伙伴的正文走下

【黑執/葬文葬】At your mercy<<

請自行想像中間過了一場海戰(...    當遲到的七夕吧w


-----


“你说,这样的决定可以吗?”

文森特脱离欢呼的众人,走到船首,葬仪屋在那儿面着风,正好将长剑上的血珠擦尽。

文森特是针对下属提出的庆功宴询问他。他们今天打了一场漂亮的胜仗,这群海上的执法者与罪犯甚至好像变成了伙伴。

“海盗没有什么不可以的。”葬仪屋笑了一下,看着埃列斯基的船员们,有些已经将...

  2017-08-29 19 81
 

【黑執/雙蘿莉】我给妳讲一个故事吧

*小魔女>>莉西,注意避雷

*片段短小,悄悄安利,百合多好啊...

tag該咋打.....標題瞎搞(。


-----


妳小时候都是怎么学这些的?一次茶會中,少女像是无心地问我。

我知道我可以不用回答,可是因为是她,我说不出拒绝。我清了清喉嚨,摆出十五岁少女应该有的样子,尽可能表现出神秘与俏皮。

好的吧。我给妳讲,妳要仔细听好哦,我可是不说第二次的。我是一位伟大魔女的后裔,十二岁前都在魔法与森林的包围下长大,我会在爬满荆棘的城堡里写着魔咒术式,窗外有好多一碰就死的开花植物--其实也不会死啦,那些是我专门拿来唬人的。妳别笑啊,这会让我觉得妳只有十三岁,和我刚见妳那时一...

  2017-08-26 2 17
 

【黑执事/文葬文】无聊的小故事

懒得读书所以随笔(…

*短打无润,ooc语句不顺等等等都有
*内容同标题

-----

雨啊都是雨,秋天不是适合出门的季节。
但是贵族小少爷哪管得了那么多,或是说贵族老爷哪管得到那么多,女仆还在城堡里找呢,文森特已经从二楼阳台跑远了。
拍拍手,没有像平常一样戴双手套--他说他总喜欢装老成,小小生命演得好像下一秒要变成他客人,所以他干脆不戴。用窗帘逃出城堡哪有剧场演得那么顺利啊,小少爷盯着自己发红的掌心,他猜那些选择用窗帘垂降的公主肯定不认识摩擦力,就像他现在假装忘记贵族礼仪。

他在街道上走啊走,潮湿的腐朽的雨的味道越来越重,马车辘辘溅起泥水、拐弯处的妇女裙子布料差得很、灰色天空把空气压得有点挤...

  2017-08-09 2 31
 

【黑執事/文葬】

*總之是個無聊的故事,舊稿

*ooc

*大概是擦邊的產物吧...吧(


-----

那天天黑得特别纯粹,煤灰降在路灯罩子上,蘸著雨水,或吸收或映照出整个城市。

少年少女间的故事都说,这样的夜晚适合凶杀案。

太过纯然的寂静衬托尖叫声刺耳。只一声,世界又还给伦敦一个安静的夜晚。

时间太晚了,大人只觉耳鸣发作;孩子只当自己做了个恶梦,无人发现几条街外的尸体正慢慢失温。

杀人夜,灵魂的归属不得而知,死神有没有准时上工连教会也拿不准,然而不幸的,尸首的归处今晚是真正没戏了。

市区内小小的店门紧闭。没有市民会想去敲门,即便这个案件变得人尽皆知,住的近的也还是会难得分出点同情心告诉住的远...

  2017-08-05 6 70
 

【黑执事/葬文葬】花前月下爱情故事(下)

*單行18裡封的妖狐pa延伸

*和 @Nine 的連文,表白小伙伴

*畫風依舊精分

上篇


-----

4.

跨越了第二道门,突如其来的喧闹让文森特一时反应不过来。

在极度安静的环境中待了太久,这让他觉得连耳膜都有些刺痛。


眼前展开的同是一方庭园,却不同于前一个的枯山水,木製迴廊搭上草地,花香是如此真实,他甚至看见迴廊的一端聚着一群人,看模样似乎还正对着和歌,一派祥和。


人?

他转头这才发现,狐面男子--该说葬仪屋--不知何时又消失了。


耸耸肩,至少这次目标很明确。

他往喧闹来源走去,不意外地看见他们非人的特徵。


半倚在纸门上...

  2017-07-12 4 28
 
 
|1
|2
|3
|4
|5
 
 
 
 
 
 
 
 
© 蜉雨栖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