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执事/文葬】(伪)二十字微小说

*ooc
*大多并不是二十字
*有糖有刀
论期末考前时间的正确用法√

--

Adjust(適應)
葬仪屋最近开始习惯咖啡的苦味了,在和伯爵接吻太多次以后。
当然除此之外还是甜的好。

Afterwards(之後)
从浏海后凝视废墟之时,他头一次眷恋时间。

Angst(焦慮)
葬仪屋碰过他拿枪的手。
紧张?他笑笑。这是文森特头一次杀人。
不。他回答,只是感觉做的不够干净。

Boredom(無聊)
葬仪屋送走一名客人,最近他老觉得他的酬劳打了好几折。
想想,大概是因为伯爵好久没来了吧。

Crazy(瘋狂)
葬仪屋常把怀里的娃娃想成是他,又不能是他。
这配不上他。

Crackfic(片段)
他有时候喜欢故意划伤文森...

  2017-06-25 1 16
 

【黑执事/莉西】如果妳有更好的选择

*ooc
*回来的夏尔是真.夏尔的脑补前提
-----

长廊没有点灯。 

女孩没有穿鞋,冷意从脚底钻上,明显不符合上流淑女的礼节。

不过还要在意那个做什么呢?她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丝质睡衣搭配上西洋剑,约莫有梦境主题穿着的味道,少女的骑士梦。 
或许吧,她也觉得这像是场梦。 

习惯地轻声行走,她在长廊中央起舞。 
散下的金发飞旋,没有男士牵起她的手,与她十指交握的只有两把剑,她像一只狂乱的蝴蝶。 
围着花香旋转。 

幸好要成为我妻子的是妳。怎么可能会讨厌妳。无论如何也要保护妳。 
守护花香的蝶最后吻到的只是空气。 ...

  2017-06-17 8 22
 

【黑执事/印度组】

#ooc
不解释了,一个念想。

-----

  伦敦的雨季和班卡尔差太多,不,这根本不能称作雨季。

  您现在在做什么呢?肯定不是读书吧,无论如何,泡壺茶过去都是应该的。阿格尼轻笑,仔细地将份量刚好的茶叶放入刚温好的壺,轻轻沿著边缘倒下热水。

  相同的叶片跨了半个地球,对他们而言成了异国风味也逐渐被习惯,民族的冲突稜角早在雨中被磨圆,骄傲仍被刻在了骨子里没有变,温室的夕阳暖光被携回伦敦,而他的太阳正耀眼。

  从壁橱里拿出一个属于宅子的茶杯,阿格尼想了想,终究还是取了两个,一个揣在兜里,悄悄地。

  一手持著托盘,常被使用的房间不出意料地微掩著门,他食指微弯扣了扣,却没有意料之中的...

  2017-04-18 3 40
 

【魔道/恶友】谬戏

*无任何cp,就恶友向吧

*自我流,死后设定

人物属于墨香,故事属于灵感大神,ooc属于我

-----

睁开眼时,金光瑶发现自己竟是站着的。

恍神了几秒,他抚上自己胸口,凉的,抹了一手髒污。醒来第一件事,他想他得先弄清楚现在自己究竟是什麽,即使醒来这个词很荒谬。

新凶尸?他虽终究是有意识,仍不免先往最凄凉的方向想去。

聂家的?聂怀桑的?反正也不能再更糟了。

四周晦暗得看不清,金光瑶索性低头,散乱的髮从耳侧垂下,他惊讶地发现死尸能有搔痒的触觉……千般算计万般求活求来这等下场,连他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自己的黑纱软帽自然是不见了,靴子也髒了一只,身上倒还是那件金星雪浪袍,破败不堪,...

  2017-03-11 8 123
 

【陀/安】赴会

#防雷预警#是的你没看错#
陀思&安吾 陀思&安吾 陀思&安吾

*无cp
*对手戏,ooc肯定的
*放飞自我啊我也不知道这是啥

-----

「请留步。」

男人拉了拉臂弯里的塑料袋,加紧脚步前行。

「不好意思。」

真想快点回到屋子里去,他想。风越来越冷了,估计今晚会下雪吧。

「陀思妥耶夫斯基先生,请留步。」
顿了一下,上半身因为惯性向前倾,白毛护耳随着转身的弧度摇晃。半睁的眼带着一点迷茫,回过头的费奥多尔其实没什么表情的。

方才出声的人距离他不过半步,人与人过度靠近的接触即是威胁的开端,而他先淡淡道了歉。

「抱歉,先生,我以为在这个国家没什么人会找我。有什么事吗...

  2016-12-12 8 46
 

【BSD/太陀太】方寸之間

*太陀陀太無差

*ooc

*短,考後復健


其實只滿意最後兩段啊只看最後也是可以的orz(。

-----


   草略图像在散乱的白纸上被划掉又增添,纤长手指难得不在键盘上起舞,钢笔在食指第一个指节上打了个转儿,黑色漆身映照晕黄,和惨白肤色相互调和。

  没有暖气的小房间与外头似乎差不了多少,天冷对陀思妥耶夫斯基也有些坏处,手腕以下冰凉的像从刚结冰的河里捞上来一般,被低温清洗得将近透明,突显青色血管由掌心一路延伸到指尖,总是无意识咬伤的地方此时更喧嚣起存在感。

  粉色的新皮和白色的边角因为干燥变得明显,僵硬似乎干涉不到痛觉传导,甫刚止血的伤口还红豔豔的,...

  2016-11-30 2 54
 

【BSD/陀霍】隨筆

寫不出陀的蘇和智商,所以希望能寫出他的可愛的萬分之一。

ooc一定的,輕鬆向


-----


  细瘦的手腕一使劲便泛出几条青色,原本就不怎么挺直的背脊又更弯了些,即便如此,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步伐还是轻的跟猫儿似的。几番进出又东拼西凑,竟全然未惊醒房内另一端的人。

  青年抱着为了方便作业而选择的大屏幕,穿过窄门时身子偏了些,斑驳门框蹭掉一边肩头的披风。他皱了皱眉,微微弯腰想将布料勾回,却无奈於幅度无法伸展而只做成了几个滑稽的动作,只得叹口气加快步伐。

  通上电源、开启机器,电子光线悠悠映上男人已然整理好的披风边角,白色绒毛映照着毫无生机的蓝,纯粹的同被冷光打上的他的面庞一般青白...

  2016-11-05 0 16
 

【BSD/陀坡】随笔

极短,没有文笔

-----

冷。

很久没感觉过冷了。

费奥多尔抽口气,右太阳穴皮肤底下像是有根筋在抽动,心跳一次就疼一下,与生命相合的疼痛使他连想要停止都觉得矛盾。

那条线从眼侧延到后脑,整个右脑像是被人侵入一样,他揉揉太阳穴,眼睛整个眯了起来。

小小的起居室很安静,一条毛巾从旁递出,比他高一截的青年轻步绕到他身后,犹豫几秒,还是轻捏上他脑袋上的毛帽下缘,湿透的白长毛贴着耳侧沉甸甸地垂著,一挤挤出不少雨水,与披风下襬的滴水落下结合,已经积了一片小水洼,外头轰隆雷声一晃照亮他的侧脸,反射半身水光。

费奥多尔一动不动,只是咬著指尖的力气重了些,去撑过下一波的抽疼,视线仍在跑动的蓝光数...

  2016-10-22 6 10
 

【BSD/溫葡】Shooting

*冷cp注意 吐溫x斯坦貝克

*意義不明小廚物,從學習中叛逃的產物

ooc 

-----

Guild就像一个黑盒子,偏偏大多时候它又透明得过分。作为一个能够讲的出口的组织,他是太过透明、太过完美的,连所谓物极必反都能被回避。

然而,从高楼的窗户向下瞧,也总能瞧见失意的企业家在后头防火巷捶著墙,他们的皮鞋头刚蹭过Guild大厅的地板,如今或许连那都要典当出去。

你伸长脖子向下望,心情差时还想朝下吐口口水,你对这种人从来没有同情,一点渣滓都没有。曾用钞票划开別人颈子的人,如今被金条压断双脚,也不算是意外的事吧。

将半掛在窗外的身子缩回窗内,三十楼的风有点太凉了,你想。

凉风很快把不...

  2016-10-02 9 19
 
 
|1
|2
|3
|4
 
 
 
 
 
 
 
 
© 蜉雨棲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