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執/文葬】遲到的七夕賀文(nc17)

*新手船員掌舵,翻船可能

標題無能於是(。)

在和nine深夜話題完後的產物,海軍文x海盜葬,小伙伴的正文走下

【黑執/葬文葬】At your mercy<<

請自行想像中間過了一場海戰(...    當遲到的七夕吧w


-----


“你说,这样的决定可以吗?”

文森特脱离欢呼的众人,走到船首,葬仪屋在那儿面着风,正好将长剑上的血珠擦尽。

文森特是针对下属提出的庆功宴询问他。他们今天打了一场漂亮的胜仗,这群海上的执法者与罪犯甚至好像变成了伙伴。

“海盗没有什么不可以的。”葬仪屋笑了一下,看着埃列斯基的船员们,有些已经将一个个木箱移来维多利亚上头,一个小海盗甚至搬了一张少有的桌子到他们旁边,桌脚还有点破损;随后一名英军递给文森特一个高脚杯,里头盛满不知谁偷渡上来的葡萄酒液。

“看来伯爵大人也不用决定了。”

从众人的喧闹听来,今晚的狂欢已成定局。

葬仪屋将长剑插回腰间,后背靠上船身,“只可惜没人给我倒酒。”他正眼对上文森特,“伯爵。合作至此,您能回答我的问题了吗?”银发海盗的模样依旧漫不经心。

“什么?”文森特抿了口酒。他不会不知道葬仪屋想问什么,可他也说不清答案。

“当时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您找到那个答案了吗。”别说合作,文森特从葬仪屋的眼神中读出话语。

他们之间有一小阵被海风填补的沉默。

“或许……我当时说或许。”文森特喃喃,他饮下半杯,将杯子搁回小桌上。

海水溅上葬仪屋面颊,沾水的浏海垂下,露出后头那双看不清情绪的眼睛。

”或许。那好吧。”但他偏偏从葬仪屋的叹息里听出嘲弄的味道来。


-----


整场宴饮最后在维多利亚号上举行。

灯火大亮,采用的是加勒比海盗们的传统,一点也没有皇家军队该有的绅士气,莱姆酒与葡萄酒交替着饮,众多纷杂的语言都在欢庆着胜利,大笑声淹没在酒精的泡沫里。这场海上的宴会共属于海军与海盗,众人竟未找出一点违和感。

场面一度极端吵杂,在人群中的舰长好不容易有时间停下无谓的交流,迳自独立于人群,众人欢唱共饮,而那人明显地不在其中。


文森特转头,朝最安静的方向望去,没一会儿果真找到了那个人影。葬仪屋一个人靠在船头,他的位置与日落前对话时甚至没什么差别,那张略微倾斜的小桌子仍在他身侧。

在灯光没照到的阴影里,葬仪屋中指与食指一拈,挑起那仅剩半杯的葡萄酒,就着人群方向的光线转了转,一饮而尽,文森特沉默着看他,身旁的人群嘈杂而过。

葬仪屋偏了偏头,垂眸像是没在注意任何人,嘴唇又一次贴上杯缘。文森特很确定那是自己稍早碰过的位置。

他感觉呼吸停了一秒。衬着脑中那声若有似无的叹息,文森特心里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而那些此时在酒精的催化下都将化为符合那人期待的冲动。


舰上的英军还在唱着歌,摇摇晃晃地庆祝凯旋。

然而无论是海盗还是军人们,酒酣耳热之际,都无人发现他们的上司早已悄然无声地退场。


船甲板這兒


-----

我好想當畫手---


最後偷偷放一下上次被光速和諧掉的監獄車(

评论(19)
热度(94)
 
 
 
 
 
 
 
 
 
© 蜉雨栖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