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执/文葬文】问题学生

*中学pa
*ooc
*短小
不是原作那个高大上学校,就是一般中学。傻白。

-----

“新的问题学生?”文森特半个身子被挡在置物柜铁板门后方,他正努力将下堂课的课本翻出来,“为什么你会比我先知道?”

“我怎么知道?我以为那些女孩们早就告诉全世界了。”戴德利希环着手臂靠在一边,几个冒失的小伙子从走廊穿过。
省略掉那些粗俗的字眼,的确可以听到'来了个怪家伙'或'学校要变成怪人聚集中心了吗'诸如此类的句子。

“你知道我不在意这个的。”文森特终于把本子从柜子底抽出来。

“对,所以我也只是顺口提一下,以免你的事情还不够多。你到底好了没?”戴德利希不耐烦地敲着柜子门,铁片震动的声音恰好被钟声盖过。

钟声结束的同时恰好锁上置物柜,文森特拍拍手上的书,“好了、好了,你还真贴心啊。”

“你闭嘴。”戴德利希摆摆手,要不是他们恰好连着三堂同课,他早就甩下这个麻烦的家伙跑了。“拜托,你跟那家伙同堂的课还不少,我以为那样的人足够显眼。”

“你对他有兴趣?”文森特随口提提,他正好跨过教室的门槛。

“我只希望校内的正常人类多一点,但看起来并不是。”戴德利希忍住将课本拍上文森特脑门的冲动,他反手关上教室门,老师已经一脸不善地看着他们。

“总之你想找自己去找,一头白发的那个就是了。”
戴德利希在上课前只回他这么一句。

--

然而,话题过了第三个礼拜,文森特才发现那个所谓的问题学生和自己其实有同一堂文学课。
校园里形形色色的人多了,红的紫的蓝的无奇不有,不怪他没发现这一头白发来。
还恰巧在隔壁。

趁着该堂课程将近尾声,文森特瞥过眼,看右手边那位问题同学。
一身时下学生很喜欢搭的黑衣黑裤,及肩的白发确实少见,却像是天生的一样毫无杂色,一条细辫子比起散发要略长了些,从耳边垂下来,问题学生正一手撑着脑袋,长发因为角度从肩上滑落,耳壳上还戴了个耳环,他歪头看着讲台--即使过长的浏海应该完全挡住了他的视线。

看上去的确很像个问题学生的模样。文森特暗暗下了评价,这个人是正在认真听课还是睡着了?

白色的发丝在阳光下有些许反光,莫名显得特别柔软。百无聊赖地,文森特突然想起那些低年级男孩惯有的恶作剧。
台上老师讲得口沫横飞,他一声不吭,猜吵杂的班级可以盖掉他这些不规矩的小动作,伸长手凑近那条绑着黑色橡皮圈的小麻花辫子。
恶作剧一直是种生活调剂,但用如此幼稚的手段饶是文森特也还是第一回。

文森特没碰出任何声响,然而就在指尖距目标只剩几公分的时候,一股微凉倏地覆上他的手腕。
问题学生还是撑着脑袋,看也没看过来,另一边的右手虚虚扣在他手腕上头。
文森特低头瞧着。明明自己在学生中已经是甚少在阳光下奔跑的特例,那只逮着他恶作剧的手竟然比自己还要苍白上一个色阶。

“做什么呢?”对方突然开口。闷闷地笑了两声,古怪的语调让文森特想到万圣节,他笑得像骷髅道具里头装的播音器一模一样。
但仔细听,如果把调子调得正常些,问题学生的声线本身还是挺好听的,虽然拿来形容一个学生或许不合适,文森特还是觉得这声音里头有一种吸血鬼那样诡异的优雅。

结束思考,文森特熟练地摆出一副毫不觉得尴尬的表情,如同他每次恶作剧完时一样,“想跟新邻居打声招呼?”他还挥了挥那只被抓住的手。

问题学生微微转头,扣除浏海,四分之一张脸挂着笑意。
他看文森特的模样摆明了一句,你在说笑吧。

然而那条目标的辫子随着问题学生的动作,却也刚好甩到了文森特的手上。后者顺手捏了捏,“好吧,你不信我。”他压低声音,避免吵到正说到兴头上的师长。

他松手,指指那条还在晃动的辫子。
“不过就想扯扯看?”他笑得一脸无辜。

两人间的宁静只有一瞬。
下一刻,整间教室都听得到问题学生爆出的大笑声。

文森特呆了好几秒。詭異的優雅,他决定只保留评价的形容词部分,而現在他要思考的是该不该把对方的椅子扶起来。

-tbc/fin.

.

表白帅不过三秒的葬!他可爱!(不

说是这么说,这个年龄操作(偷偷改了发型)还是十分不稳,纯属考前放飞,如果有人愿意看我考完再来补它……
……三天后模拟考我都在干嘛(崩溃

评论(10)
热度(54)
 
 
 
 
 
 
 
 
 
© 蜉雨栖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