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执/葬文葬 小故事

*ooc短小
中秋最后一秒的傻白甜,做菜番外里那个学生时代文生病那儿的后续
全程无脑给自己塞糖√

-----

戴德利希前脚刚走,葬仪屋就从书柜后冒出来了,躺在床上的文森特刚好慢吞吞地吞掉最后一口奶油炖饭,瓷盘轻轻摆上一旁小桌。
学生宿舍的空间有限,即便是监督生的房也不怎么说得上宽敞,方才打过招呼的死神一眼就能将床上也正瞧着他的人看得清楚。
文森特两颊上带点发烧病人模样的红,头发在枕头上被蹭得乱七八糟,他向下滑,颈子以下都缩回了被子里。
葬仪屋晃到床沿,弯下腰瞧着文森特。生病的人他看过不少,但他也还是第一次看见文森特生病。
“别用那种眼神盯着我,”文森特发声,皱着眉头,“你看得我觉得我下一秒就要死了。”
葬仪屋笑了出来,笑声对于病人绝对不是一种良药,“小生对于顾客一向尊重谨慎。”
“你对我一直都不尊重也不谨慎吗?”文森特想夸张地叹口气,提高嗓音却让他一阵晕眩,末了只能低低地开口。
葬仪屋又笑了两声,伸手,凉凉的手掌复上文森特前额,两相对比之下后者的烧热更加明显。
“这就有点太早了--伯爵与小生连'认识'都还称不上啊。”
死神对于人类的小小病痛是没有任何帮助办法的,葬仪屋正欲抽回手,岂料却被一只略显无力的手摁住。骨节分明的手分明喀人,此时却像个软枕一样被病人拉到脸旁蹭着。

文森特虚虚扣着葬仪屋的那只手,跟冰枕无异的效果对发烧的人来说就是甘泉,他瞇起眼将手更往脸上按,倒像有点符合他年纪的依赖。
“……好凉。”碰完右颊又移到左颊,罔顾当事人意愿的少年任性着,“等我毕业再'认识'你吧,葬仪屋。低调总是那么麻烦。”
然而当事人的确也没抽手的意思,往文森特更靠了点,口中调侃。“您也已经很不低调了。“少年伯爵,名校监督生,其实也只差一个邪恶贵族的名。
还在蹭着降温的文森特从被子里抽出另一只手,语句不清地嘟囔,“我说我没哪个意思高调,你信吗……”他拽住死神的宽袖子边意思意思扯了两下,“你下来。”
葬仪屋歪头,末了格外刻意地笑了声,另一只手戳向文森特脸颊,连带整个人向下倾。“伯爵让小生做什么呢?”
然而浑身燥热的人根本懒得回话,文森特松了手,几乎不怎么移动地便环上葬仪屋的肩膀,随后将整个上身的重量都挂上,像是使劲扯着人向下扯。葬仪屋挑眉,也没想戳破小伯爵的把戏,他收回手,便在那双蓝眼睛的注视下顺着文森特的意侧躺下来。
不大的单人床上挤了两个人,该是有些尴尬的,但在葬仪屋沾上床的那一刻,生病的人类便整个钻了上去,一团暖热的躯体塞在怀里,倒真全不似那个人前的凡多姆海恩。
文森特只当自己得了个意料之外的天然冷体,哪边不舒服哪边往上蹭,恰恰达到降温的作用,脑袋埋在黑色布料里,半晌,声音传出来都有点模模糊糊。

“真的认识你的当天,可是个麻烦。”
“你还是躲在书柜后好了……”
被当成冰枕蹭着,葬仪屋克制住大笑的冲动,伸手,他将文森特更搂过来点,微凉罩着文森特全身。
“您说好就好吧。”
他的句尾仿佛带上了无奈的笑意,飘了个音符晃着,声音轻得不像葬仪屋。

-fin.

觉得太ooc屏蔽了两天,今天因为愤怒再丢出来。
为什么我真的发烧了(冷漠)

评论(3)
热度(36)
 
 
 
 
 
 
 
 
 
© 蜉雨栖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