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野犬/太中芥】意義

*標題很文青內容很有病

*ooc大概有

*很日常很清水的三人行注意

 

--

黑手黨平時在做什麼呢?

要芥川來回答的話:訓練、變強、生活意義。

…不,或許一個字都不會說的吧。

中原中也晃過辦公桌旁,湊過頭瞄了芥川筆下的問卷一眼。

潦草的字跡不說,上面的內容讓青年不禁在心裡無奈的嘆了口氣。

「芥川。」

在中原中也靠近之前他就發現了對方的存在,只是慣性的默不作聲而已。「是,中原前輩?」

「你的人生如果只有這樣的話,還不如沒有活過得好。」

「在黑手黨的事情哪有這麼簡單,過幾天我告訴你什麼才是我們的生活。」

中原中也留下這樣一段話便揚長而去,留下芥川一人微微愣住。

他的人生是從加入黑手黨才開始的,在這之前過的生活只能說是在地下窩居的夏蟬幼蟲,在破土而出前,都沒有意義、毋須再提。在那聲林間慟哭後,他的生活意義至始至今都只有一個。

垂下的手輕輕蹭著羅生門,芥川無言的擦去問卷上的字跡。

幾天後,芥川龍之介才真的了解中原中也那句話的意思。

望著幾個月前新買的手機,芥川盯著通話結束的字樣,還在揣摩剛剛中原中也捎來的訊息。

──你老師掉海裡去了,去救他,救起來前記得用相機功能拍張照過來。

那個人掉到海裡?有可能嗎?

芥川龍之介雖然半信半疑,雙腳仍不受控制地往港區狂奔起來,身為一個行動派,什麼顧慮、懷疑,沒有什麼是在那位老師之上的。

操作起羅生門使自己升起,海風吹得芥川龍之介有些睜不開眼,勉強瞇著眼看見了在海灣邊載浮載沉的黑色身影,黑繩迅速地拋到那人身邊,連同自己的身子一起往前帶,一手還捏著手機──他沒忘記前輩的吩咐──即使大概只是惡作劇。

下一秒,他無預警墜落海面。

「啊啊!誤以為是一般的繩子了。」太宰治看著在手中風化的羅生門,以及濺起大量水花的芥川,一臉小孩子惡作劇得逞的笑容。

最後還是他自己游過去將芥川拖上岸,種種無奈,也只好撐起濕淋淋的身子將自己回歸陸地的懷抱。

「嘖,又自殺失敗了啊。」

太宰治晃了晃腦袋,看著芥川從水裡起身後就止不住咳嗽,原本就瘦弱的身體從水裡連大衣撈出來也沒幾兩重,回想了一下方才秤在臂彎的重量,即使處於自殺失敗心情極差的狀況下太宰治還是伸手拍了拍他的背。

「咳、嗚咳咳!太宰先生……」 

「嗯?」 

「你、你為什麼會想不開……?」即使這次的行動幾乎以完敗收場,芥川還是無法接受他的老師正在自殺這個事實。

太宰治一邊憋笑,一邊將芥川拉起,兩個渾身溼透的青年就這樣吹著海風,察覺到這點的太宰治開始往據點走。

「嗯。首先你說錯了一件事,我啊,都是想開了才自殺的喔。」不等芥川再發問,又無奈的補了一句。「雖然這次是真的想不開就是了。」

都?這次?

芥川投以困惑的眼神,這次卻只換來一句:把衣服換了,準備出門。

黑色的廂型車在公路上馳騁著,開車者的技術也有一定的高水準,竟能讓後座的少年在顛簸的路程中還能保持睡眠。

中原中也摘下帽子,隨口唸了句首領腦子抽風嗎這根本是懲罰不是獎賞啊,碎嘴的聲音低到連身旁的太宰治都聽不太清楚。

但後者是不是選擇性忽略,就不得而知了。

中原中也的內心很是活躍,硬生生吞下罵語再抽了支菸點燃,在狠狠把尼古丁吸進肺裡的前一秒瞥到後座角落輕淺呼吸著的少年後愣住,隨後自暴自棄的把菸往窗外一扔。

中也好溫柔啊。悠閒開著車的太宰治如是說。

滾,專心開車去。一如既往的回瞪。

總地來說,因為首領的一句:最近事物都處理得差不多了股票又賺了一筆你們就去度假吧,這趟溫泉之旅就莫名其妙的成立。

現在他們正在向北的公路上,預計十小時的車程,估計是早上那番折騰的關係,芥川龍之介半倚在後座,還沒全乾的鬢角貼在臉上,水氣隨著的體力一起慢慢蒸發,芥川在上車後幾分鐘便陷入睡眠,也是在老師和老師的搭檔身旁,才有如此放鬆警備的時候。

「對你的徒弟好一點。」中原中也隨口唸了句。

太宰治聳肩。「被我撿到是他的命。」

中原中也嘖了聲,也幫自己喬了個舒服的姿勢閉上眼。「雖然我本來就不指望你會照顧人,可是等等感冒了我可不管。」

「嗯,就交給中也了。」

「混帳太宰……」

在兩人悠悠轉醒時,天色已屆傍晚,婉拒了旅館人員的好意,中原中也一手將三人的行李扛進大房間。在房間裡各占一角,太宰治直接橫躺在長沙發上一臉頹廢,中原中也睨了他一眼也開始換上簡便的衣物,芥川則像是還沒清醒般,挑了一張床坐著,墨黑的大眼盯向不知名的虛空。

也不知道是誰先打破這種沉悶的氣氛,一句去泡湯吧拎著三人的精神往浴池前進,不適合他們的沉默終於在芥川從更衣間出來的那一瞬間被打破。

「噗哈哈哈哈哈哈!」已經在露天溫泉裡悠閒地划行的太宰治笑到一個踉蹌,差點要在池子裡完成他的自殺大業。

芥川難得有些彆扭地別過頭,在溫泉的熱氣蒸騰下,芥川又扯了扯圍住身子的浴巾,在坦誠相見的青年面前很是突兀。

剛從更衣間出來的中原中也也忍不住吐槽。「喂,泡湯圍什麼浴巾啊,女孩子嗎?」

芥川抿著唇,他從了解異能後就是大衣不離身,在這樣的公共環境要失去衣服的保護,他是絕計不肯的。

明智的選擇沉默,芥川走到池子裡後一口氣蹲下任泉水浸至脖頸,隨後卻一個機靈就往岸上跳。「嘖!」出乎意料的熱度讓芥川思考要不要再把腳踏進去。

然而這一連串動作也讓他刻意想維持的安定氣氛徹底破功,在水中的老師已經笑得只剩一隻纏滿繃帶的手露在水面上,水下咕嚕咕嚕的氣泡頗讓人有再踹一腳的衝動,而轉過頭忍笑的中原中也也真的這麼做了。

想當然爾,另一隻手臂將中原中也的身子往下扯,原本應該濺起的水花被能力壓制得好好的,在茫茫的霧氣中堪堪還可看到兩人纏鬥的身影和中原中也不時的幾句難聽話劃破白霧傳來。

趁著那一團混亂時,芥川被吹冷的身子迫使他再度踏入池子中,這次他緩慢地使溫泉水覆滿全身,被包裹住的安心感也讓他緩緩地吐了口氣。

與平時據點裡有損呼吸道的菸霧不同,四處蒸騰的水蒸氣不讓他的喉頭發癢,順暢吸入肺中的是充斥鼻腔的溫暖,溫潤的水氣給芥川的不是窒息感,而是難以言喻的新奇舒服。淺淺的呼吸著,芥川半瞇著眼,對面的爭鬧也在不知不覺中停止,或許是溫泉水真的達到了放鬆身心的功效吧,三人各自坐在池子一隅,太宰治這個人除非必要或他心血來潮,其實意外的是個少話的人,沉默下來就襯得他自身散發的寧靜愈發顯明。

為什麼會將生存意義交付到這人手中呢?芥川龍之介有時候會想著這個問題,但過沒多久又被他抹去。這不是他可以選擇的,他不將命運放在眼裡,不代表命運在他身上不起效用;正如他不信神不信佛,卻又輕易的追隨於眼前這非神也非佛的男人。或許也可以稱為一種信仰,對於這個僅大了他兩歲的人。

芥川轉頭望向將自己埋進水中的中原中也,估計對方想說的也就是這樣吧,緊緊攥著生活意義的自己在外人看來就是這麼的盲目,即使這樣的心思已經超越的一般師徒的意義,但他一旦下定決心,就不會再去後悔,那怕是自己逼迫自己的也一樣,那只是浪費時間的自憐罷了。

「在想什麼。」帶著笑意的溫醇嗓音在耳畔響起,芥川雙眼睜大,看著偷偷潛到他身邊的太宰治。

芥川即使一樣的面無表情,總是蒼白的臉卻在熱氣中浮現難得的暈紅,搞的太宰治心情莫名好的過分,纖指戳向溫熱的右臉頰,接收到不知所措的情緒後他更愉悅了。

「太宰先生……中原前輩,你們在做什麼?」

連回頭都來不及,就感受到另一根手指壓在自己的左頰上,芥川對此不想做任何表示,也對自己莫名顫得厲害的呼吸不做任何表示。

「混帳太宰是小孩子嗎?學別人的動作也太遜了吧?」

「中也才是小孩子呢,帽子拿掉之後智商也一起不見了嗎,不過我好像可以理解。」

「看來你很想試試在溫泉裡被掐死的死法啊?」

「雖然聽起來是蠻不錯的,可是由中也講起來就很沒勁呢。」

嘴上反擊的力道不減,太宰治的手指輕輕換了個方式,捏著芥川的臉頰。

莫名被夾在中間的芥川可說是進退兩難,希望脫離兩位上司幼稚的爭吵範圍,心裡又有一小塊對兩頰上的觸感感到開心──難以啟齒啊,所以他再度選擇裝死。

微妙的氣氛輕鬆得不像話,但或許老天爺就是看不慣他們,陡然,破空聲響起。

幾乎同時一片白影飛起,蓋住了破風聲與鏗鏗鏘鏘的金屬聲,影子伴隨著熱氣在空中順勢一扭,皮肉被撕裂的聲音清晰的在夜空中迴盪。以明亮的月光及深藍夜色為底,牆頭上蹲伏的人影頸側噴出大量鮮血,無聲地翻落牆角。

中原中也愣了一秒。「喂太宰,給我說清楚這什麼狀況啊?」

「哎呀,看來旅行不能稱作旅行了呢。」太宰治聳肩笑笑,兩人也早就懶得驚訝那人的不慌不忙──肯定是算計好的吧。

中也隨手將溼透的瀏海往後撩,瞇起眼睛瞪著那名已經不會動的不速之客。

先是刺客,又有暗殺刺客的暗殺者……不對。

「剛剛那個白色的東西哪來的?」中原中也後知後覺地想起那個陌生又有些熟悉的攻擊。

回頭,太宰治正一副事不關己地戳著芥川的臉,後著半個頭沉到水裡,像是很不想發表意見,睜大眼睛默默盯著中原中也,無辜的模樣和他老師學的淋漓盡致。

一秒、兩秒、三秒。

在中原中也凌厲瞪視下,芥川終於放棄似的吐氣,泡泡連同那低不可聞的嗓音一同出現。

「……羅生門。」底下的白影吞噬掉最後一口血氣。

 

黑手黨平時在做什麼呢?

他們一個追尋著生活意義、一個打發著夢想完成前的人生、一個任青春脫離地心引力飛舞。

共通點嗎?為了明早起床的那一口呼吸而繼續生活著、為了找到繼續走下去的意義而不停邁開腳步,或急或緩,無妨──也就是這樣而已。

 

-fin

 

超淡超日常啊orz

不知道自己在打什麼了###好像一家三口www

只是想寫一下白白的羅生門不覺得很萌嘛!!!!!(#

lof初發文有點緊張啊啊啊,太中芥好cp吃一下不?

评论(23)
热度(299)
 
 
 
 
 
 
 
 
 
© 蜉雨栖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