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野犬】中芥/寵物論(上)

*好像標題跟內容沒什麼關係

*日常甜系、其實挺搞笑的

*OOC肯定哒




--

芥川是被冷醒的。

偌大的白色床铺上只有顶著一头乱发的自己,不自觉缩了缩身子,根据眼皮外的光线量,芥川感知到现在还是夜晚,一股无奈感升起,手臂四处乱碰找寻著不翼而飞的棉被。

自己什么时候有踢被子的习惯了?烦躁地不愿睁开双眼,好不容易扯过在角落乱作一团的被子攥在怀里,一放松就又要睡去。

意识迷糊中,芥川又隐隐觉得有东西正扯著他的被角,正当还认为是疲倦的脑袋在作祟时,却明确感觉到有个有形的物体离自己的脸不过几毫米距离,没有温度、没有气息。

脑中霎时警铃大作。

芥川眉头微微动了一下,双眸还是没有睁开的意思,保持睡着的姿势同时启动了罗生门、先斩后奏。

和一般的武器一样,芥川能从皮肤感觉到罗生门攻击敌人时穿来的触感,但预期中刺入血肉的黏腻感或擦过金属的震动却通通没有出现,原本流畅的动作在一瞬间停滞了,接着芥川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的感觉。

摩擦、磨蹭。

咦?

虽然他总是将罗生门化为黑兽,但他可没有将它当作宠物的认知。

眼睛睁开一条缝窥视著,冷气机显示温度的微弱光线照着眼前黑得发亮的两团物体,一团是他的罗生门,而另一团──好像也是他的罗生门。

咦咦?

芥川完全清醒了。

两条黑兽看见主人睁开的眼睛,争先恐后地挤上前来,还撞在一起扭动了一番才贴到芥川两边脸颊上磨蹭。

说不出的触感称不上粗糙,到底该感谢自己选衣服的坚持还是变成异能型态后衣服材质发生了什么化学变化,都只在芥川脑袋里短暂停留又被拋弃,现在最要紧的还是变成宠物一般的自家武器。

「你们……是什么?」

黑兽们依然在芥川身上赠著,有只还绕上芥川纤细的颈项,轻轻咬著苍白的发尾。

「罗生门?」

四颗白得发亮的眼珠齐刷刷地转过来和墨黑大眼对视。

「別闹了。」干涩的喉咙发不出太多声音,芥川咳了两声。

一只黑兽歪了歪头,在听见咳嗽声后改往磨蹭上下滚动的喉结,芥川干脆直接将它从脖子上扯下拎在手中。

叹了口气,现在异能根本无法驱动,芥川只能继续试着与他的……衣服沟通。

「……我想睡觉。」

罗生门昂首好像无声地叫了一声,随后缩到芥川胸口又磨了几下,就维持著黑兽的型态,一动也不动了。

芥川觉得……自己其实有当训兽师的天赋吧。


「芥川前辈您什么时候养的宠物?」

「好可爱啊这什么品种?我家的柯基都没这么乖。」

「可以摸摸看吗?」

来自一早上工时,周围同僚的关心。

其实在周围窃窃私语的人更是不计其数,大部分却畏惧芥川的气场而不敢靠上前,删删减减也只剩黑蜥蜴一群兄弟还围着他,立原双眼瞪得比铜铃还大,饶是广津也抬了下眉毛带上调侃,樋口则是一副被一箭穿心的模样,激动地后退了两步,二话不说拿出手机对最敬爱的前辈就是一阵霸道的快门。

前辈的面无表情搭上两条往他身上贴的小动物,这画面太致命了啊!

莫名想起时下少女掛在嘴边的反差萌,樋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用力点了点头。

「……」到底有没有人看出这不是宠物?芥川无语问苍天。

从起床到梳洗在到走出家门,罗生门始终都没有恢复原状,出门前在芥川的喝令下就成了现在一条攀在大腿边,一条安稳趴在芥川头顶的模样。

芥川也不在意旁人的眼光,迳自走进了组织大厅,往游击队办公室走时顺带抓了个人问今日的任务内容,在对方支支吾吾表态不知情时不耐烦地甩开来人,回过头就已经被一群同僚围成了现在的状况。

「樋口,今天的指令?」芥川很习惯地打破秘书的脑内世界。

与其等他们吵闹过去,还不如自行取了任务走人来得顺心,成为谈论焦点一直都不是他擅长的。

「呃!是、是!今天芥川前辈的……」慌忙收起相机和表情的樋口忙乱了一阵,还没开口前又被走廊深处传来的一阵骚乱打断。

「吵什么吵?都不要工作了?」

人未至声音先到,人群让开了一条窄缝,中原中也从一群黑衣人中间走出那个叫真不起眼。

「有事的就快回自己的岗位啊……芥川在吗?」中原拉好肩上的风衣,一边看着自己的仪容一边踱向大厅。

「首领叫我们出差去办点事,芥川你收到通知了吧……芥川?!」突然意识到周围的沉默,半晌才抬起头来的中原一下被吓得不轻。

庆幸自己还有要有些风度的自觉,他只是瞪大了眼睛,但突然爆出的音量和上挑的语气早已出卖了他的惊吓。

芥川一动也不动,眼神望向身旁站著的樋口。

「……的工作是和中原先生去欧洲办事,总共一星期。」樋口回复公事公办的口吻,同时担心下自家前辈这模样,行李收拾了没?

中原的视线依然定定锁在芥川脑袋上,少年心里很是活泼,別人的视线他可以忽视,但眼前人的目光让他坐立难安,方才问樋口任务也是相同的道理。

不自觉的伸手碰了碰腿边的罗生门,不料罗生门一见主人触碰,便欢天喜地地沿着手臂绕了上去,使得原本细微的动作一下子受到众人瞩目。

「!」显然也被吓了一跳的芥川责备地瞪了罗生门一眼,侷促也被吓得不见踪影,有点尴尬地对上中原的目光。「中也さん,这是呃、罗生门。」

「看的出来。」看着芥川难得的表情,中原决定拋开为什么异能会这样出现还有自主意识的事情,欲抓起对方还缠著黑兽的手就要走,视角内却出现了一张黑色的血盆大口,中原立刻往后倒弹三步,还不忘破口大骂。

「喂!有没有搞错啊!」心有余悸地看了看差点脱离自己的手指头,看向黑兽的目光变得兇恶。

下秒,还在叫骂的嘴却拉成惊愕呆愣的样子。

不过没有人笑他,因为大伙儿自己也都好不到哪里去。

「不可以乱吃……不是,我是说这里的人没有敌意也不是目标,不用吃。」芥川把罗生门从他手上拔起,放在脸前煞有其事的说教著。

罗生门还真的貌似委屈的低下了头,钻回芥川大腿上绕着。

「抱歉,中也さん。」

其实刚才,芥川也受了不小的惊吓,如果是自己的异能咬伤中也先生──他会后悔一辈子吧。

「啊啊,无所谓。」中原拍了拍衣服。「走了。」

语毕,拉起芥川的手掌,这次没有受到任何阻碍,就这么无比自然地往门外走。

而被默默遗忘的黑蜥蜴一众,原本受惊的心灵更是又被投下了一颗震撼弹,核子等级。

「所以…欸…他们真的……在一起?」

「嘘。多言招悔。」


匆匆拿了行李到了机场,过海关前才发现一个天大的难题。

「回去。」

罗生门用力在芥川头上跳了跳以表抗议。

「你们不回去我没办法执行任务。」

罗生门们用力钻进芥川的衣襬。

「你们……!」


「芥川啊我说的护照你带了没……这又是哪出?」刚办完手续的中原回到芥川身边,已经和罗生门打好关系的他也不怕近身,但现下又一桩事件让他忍不住咋舌。

将后辈的疑惑当成装傻,中原拍了拍芥川的肩,一脸无奈好笑。

「虽然不是攻击型任务,你也没必要牺牲到这样……噗哈哈哈!」

「啊哈……而且凭你的口齿能当女伴?。」而且你还比我高,中原强迫自己不去想。

芥川一脸错愕还未散去,只能不动声色地低头,造成瞬间的窘迫让中原又蹲到一旁憋笑去了。

该说罗生门有慧根还是呢,完美地塞在胸口的位置,还因为本就是衣服的一部份以至於弧度完美到看不出破绽,配上芥川不皱眉就显得秀气的长相和纤细的身板,再加上总是被爱丽丝戏称为小洋裙的衣著,无论远看近看起来活脱脱就是个身高高了些的女孩,还是走在路上回头率百分百的那种──这年头嘛,妹子也是欣赏帅气少女的。

「我不是……」

中原突然从大笑转为一脸率性。「我知道啦,是罗生门自己干的好事吧。」

还没等芥川松一口气,突地搂住芥川的腰,芥川登时僵住,不知该摆什么表情好,又听见中原在他耳边低语。

「反正你现在的身分是女孩子也没什么大不了。」轻轻的重量靠到后肩上。「芥川你抱起来挺喀手,不舒服啊。」回去非得叫大家把你餵胖起来不可。

「既然不舒服就可以松手了吧?」芥川努力维持风度和无表情,虽然旁人的眼光他不在乎,可是叫他没办法忽视的不是场地、是这个人啊。

「我高兴。」分明是任性的语气还自带了点霸道。

「呃……」

「很不开心?」

「中也さん……其实还好。」

「那就没问题了。」中原抬起头,声音染上笑意,此后在机场绕啊绕搂着芥川腰际的手就没放下过,活脱闪死一票单身同志。

而最后还是以玩偶的名义让罗生门混过了海关,毕竟连证件都是伪造品,这点谎言还称不上良心不安。

在登机前芥川小睡了会,期间口袋内的手机甫一震动就没停过,到了第五通时被『玩偶』叼了出来,不客气地往闭目养神的中原腰间塞。

「什么鬼……」中原小声嘟囔,将罗生门按回芥川怀里,以不惊动对方的程度缓慢接过手机走到角落才翻起查看,萤幕上樋口两个字亮得晃眼,鬼使神差下就一把按下通话。

「芥川前辈?」干练的女声从话筒传来,中原这才意识到这是谁的手机,呆了两秒才接上话头。

「啊,我是中原,芥川他在休息。」

「啊……是这样的,我们想了一下,关于前辈异常的特殊能力,是不是可以交给我们请太宰先生来解决……」樋口的语气似乎有几分中原抓不到的惋惜,但这点疑惑马上在听到那个名字之后被他拋到脑后。

「我们会尽力请到人──」「免了!」

「呃?呃!中原先生……」似乎没想到会被这么干脆的拒绝,樋口一愣一楞。

「你们也抓不到那混帐。」中原烦躁地抓了抓头。「不要白费力气。」

脑中浮现前搭档站在踽踽独行的芥川身边,思绪又搭到几年来那人永恒不变的笑容,中原眼睛往芥川瞟过去一眼,不假思索掛了电话。

兴许自己讨厌搭档也不纯然是个性不合。

「混帐青鲭滚一边去吧。」

中原中也心安理得地回到芥川身边的座位,继续假寐。


#TBC


------

我腦中的中芥就是沒辦法嚴肅沉重起來怎麼辦ˊowoˋ

滿滿的都是歡樂(掩面 希望不要太ooc(撞牆死

嗯其實本來只想打兩千以內的小短篇的,所謂腦洞暴走##

會先丟上來也是叫自己記得寫完它XD

誰來鞭打我嗚嗚嗚(#


中芥小夥伴快來一起玩///


评论(13)
热度(119)
 
 
 
 
 
 
 
 
 
© 蜉雨栖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