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野犬】太芥/知覺障礙十題01.黑暗中伸向自己的手

臉書上看見的題目卷,覺得心動,已獲作者授權///


*港黑時期

*短

*ooc一定的


-------


#黑暗中伸向自己的手

 

一如既往的工作天。

酸痛的關節叫囂著要休息,芥川幾乎是半拖著腳步走向首領辦公室。

「任務已經完成。」微微低頭,工整的報告書落入森鷗外的眼眸。

鋼筆流暢的書寫沒停過,森鷗外眼皮一抬,故作驚訝,醫生特有的花俏字體還歪了點。「芥川君很累吧?其實這種報告給你的老師過目就好的。」

芥川暗暗深吸一口氣,低著的頭沒有抬起。

窗戶未關,身上傳來的血腥味正隨著夜風一縷縷飄散,芥川通常不會去記敵人的樣貌,畢竟那很快就會成為證明書上一張幾吋見方的黑白照片。然而這次任務的敵手,卻隨著鮮血的浸染硬生生映出一個可恨的模子來,在腦海。

讓人欲咳的煙硝味又回到腦海,擦過髮梢的噁心感讓芥川難得地只想回家狠狠刷洗一番。

「……太宰先生不見了。」

「哦?可是我聽說他是受傷了。」最後一個簽名落款,森鷗外隨口道。

芥川浸在戰鬥的記憶中,還記得要分出一點心思回應頂頭上司,但就像某人曾經說的,不用太認真。──認真不認真對他而言並無區別。

「是的。但回到組織後就不見了。」

關節和肌肉都逼著他分心,被擱置的感官也跑出來作祟。煙硝味、血味、消毒水味。每項都讓他發狂,咳嗽的衝動莫名翻湧,漆黑的大眼看向森鷗外。

「是嗎。」辦公桌後的人十指交疊,撐成拱型托著下頷。

像是惡意、又像只是隨心一個念想,首領的目光代替了話語。

去找他吧。他說。

芥川的腦內有如被敲了響鐘,又像鐵鎚狠狠砸在疲憊的關節上,生理心理都一下子站不住腳,曾經黑幫眾人嘈雜的叫喊隨著自己的離開遠去,留在腦內繼續折磨他的是某個沙啞的笑聲,活力地繼續引發更多騷動。

去找他吧。去找他吧。

芥川頷首,無聲的交流在芥川握住門把的那瞬間結束。

「啊,記得要休息喔。」不知道該說是備註還是刻意的話語傳來。

 

慢悠悠地走在據點內,這不是芥川平常會有的步調。

任務順利完成了嗎?摸了摸耳殼擦過的血痕,他齜牙,便不再去想。

拐過一個又一個的彎,每次新的景象進入視野,他就有種眼花撩亂的錯覺,好像太宰治什麼時候就會跳進他腦海,把快要乾褐的腥風血雨胡亂攪弄一番。

啊,太宰治。

原本向左的步伐硬生生轉了九十度,芥川眉頭緊鎖,雙腳卻無意識地加快。在自己臨時住處前剎車,一轉一推就氣勢萬鈞地進了房間。

燈沒開、窗沒關,房子還維持著屋主離開前的一派乾淨,唯獨浴室門縫透出的黃光背叛了芥川的念想。一個棕色腦袋果然就這樣鑽進他腦子,嘻嘻哈哈地消失在黑暗臥室中的一點,留下一地不堪。

「太宰先生……?」

浴缸的水有七分滿,裡面沉著個整個組織都找不著的人。

怎麼打開屋子門鎖的、為什麼選擇他房間泡水──這些都不是芥川思考的問題,正確來說,他無法思考。某個不存在又黏膩的破裂聲迴盪在四周,芥川自以為學術有成,處理雜魚的任務自是不染血,他低頭,卻覺滿手血腥。

喉嚨乾澀得說不出話,甚至連冰涼的水潑上臉都沒能完全喚回芥川的神智。

水裡的人浮出半張臉,濕透了的手與繃帶掛在浴缸邊緣。「你回來了啊,芥川。」

沒來由地開始顫抖,芥川一步步走向浴缸,看水看地看手就是不看太宰治的臉。

「是。」沒問他為什麼不在醫護室、沒說等等中原中也就會殺過來了,看著池裡暈染開來的血花,他只說得出一聲是。「……是。」

連對不起都說不出口,他也知道太宰治不需要。那張臉閉著眼,還是掛著愉快的笑容,噗嚕嚕又沉回水下。

驚人的血色剎那間染紅了半缸熱水。

芥川顫抖,手指在溫暖的室內感到無限冰涼,他沒有把目光移到太宰治臉上,卻知道一缸子的血都來自那雙不見眼瞳的眸子。

「太宰先生……」

任務中芥川是至兇狂暴的惡犬,富有殺傷力的熱兵器對他來說也不過是兒戲,然而上天似乎從來沒有想過要給他希望,最不該疏忽的一顆子彈就這麼騙過羅生門的眼睛,隨著太宰治因痛抽動的指尖,絕望的挫折感迸發,他有些膽怯地握住那隻手。

愧疚嗎?擔心嗎?芥川說不上來,或許只是疲憊的身軀在和他惡作劇,更幼稚的或是這不過是場夢,現在躺在他家浴缸、眼眶被子彈洞穿的人不是他的老師,不是那個生命力旺盛、任誰包括他自己都傷不了他實質的太宰治。

或許只有挫折、任務失敗的挫折。

 

「愧疚嗎?」

沒有回話。

「你是該愧疚。果然不行呢,芥川。」

芥川狠狠震了一下,沒有鬆開的雙手牽著一池水波盪漾。

「不但沒有擋下攻擊,更糟糕的是還沒讓我死成,你的能力就只有這樣了啊。」太宰治保持著半張臉浮在水面上的姿勢說著,就只有這樣,用的是肯定句。

芥川握著的手不禁開始加重力道。

「你在愧疚嗎?還是挫折?還是不服?」太宰治也不管芥川有沒有回應,一個勁地說著,語氣流暢快速到讓人有種,是不是現在沒講完就無法再講的錯覺。「沒有反駁,看來是呢。你啊稱號真是名不虛傳是吧?『無心之犬』的名諱……」或許是因為痛苦,太宰治的聲音漸漸小了下去。

芥川彎下腰,手還是抓著,將耳朵靠近太宰治的唇瓣,虛弱的氣音傳入腦中。

「只是不懂啊。」

一邊感覺到肩膀被環上了,一邊就聽見嘩啦水聲,芥川就這麼僵著任憑太宰治動作,令芥川感到無比沉重的重量向肩頭壓來,視線被黑色掩蓋,溫熱的液體浸濕了大衣,又緩緩被吸收,染出一片深色的污漬。

「……這種情緒、」手指劃過芥川的左胸,磁性嗓音帶著笑意。

「叫心疼喔。」


#fin


-----

free talk

其實這是糖我覺得(#

看了好多文野同人反而覺得有點抓不到角色感覺了(汗,每個人都非平面人物,是有好多好多面相等著我們去剖析、去描寫、去心疼。

於是乎,ooc歡迎鞭打指教嗚嗚嗚qqq

以下原題目>>

评论(9)
热度(50)
 
 
 
 
 
 
 
 
 
© 蜉雨栖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