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SD/中芥】相擁入眠

同居30題 Day1.

*雖然是D1但不代表明天有D2

*OOC





------------

 

一陣翻箱倒櫃的聲音隔著一層牆壁傳來,又在數秒內像是被吸音般回歸寧靜。

芥川雙腿屈著,大腿上放了一本書,靠在床頭啜著茶,分了些目光給發出噪音的牆壁,倒也沒有起身查看情況的意思,只是又一口把冰涼的飲品吞下肚。

無視時鐘的滴答聲,輕薄的小說又被翻過幾頁,正當碰上精采處欲凝神細讀時,一陣風伴隨著門板的悲鳴將書頁翻過,密密麻麻的文字在眼前翻飛讓芥川一陣眼花。

頓了一下便抬起頭,果不其然看見中原中也倚在門口,與平常不一樣的是那人臂彎還抱著一團白色物體。

芥川不動聲色的挪了個角度,剛張口馬上被劈頭一句堵了回去。

「現在幾點?」怒極反笑的表情挾著風雨欲來之勢。

像是責罵孩子的家長,中原中也沒有給芥川回答的意思,凌厲的視線透過蘊藏暴風的藍眼睛射出。

「平常任務就算了,身子骨不好學誰熬夜!氣管不好自己不知道嗎?再喝冰的活該繼續咳嗽!」語畢大步朝芥川走來,劈手拿過芥川背後藏著的玻璃杯仰頭就灌了個乾淨。

抹掉唇邊最後一滴茶水後低頭,中原中也有種想一掌往後輩腦袋拍下去的衝動,芥川此時卻瞠著本來就大的眼眸,導致抿著唇的一號表情都看來有些無辜,中原中也話到嘴邊梗了一下,無可奈何硬是吞了下去。「嘖,甜死了。」只剩一句不成調的抱怨。

在中原中也的瞪視下,芥川才慢慢將書本闔上,側過身子拉開一旁的抽屜放入,一邊動作一邊抬起頭。

「中也さん,這是?」食指戳了戳那團突兀的白色物體。

定睛一瞧,才發現那已擠到變形的是一顆枕頭,和自己正靠著的一模一樣。

「啊,今天我過來睡,沒意見吧?」

中原中也反射性回答,話出口才發現話題又被芥川自顧自逃避掉,在少年翻身下床前還是沒忍住伸手在蒼白的臉頰上狠狠捏了一把。

「唔嗯……沒意見……」芥川語調被扯得有些怪異,皺起眉頭的表情讓中原中也心情好了些,不自覺捏得更起勁,直到對方握住自己手腕才鬆手。

看著摸著發紅臉頰的芥川,中原中也決定今晚就不計較了。

芥川凝視著一臉得瑟的前輩──即使中原中也眉頭都沒動一下但仍舊明顯得過分──沒吭聲,只是稍微在床上往後挪了些,用更全面的視角看著。

沒束起的焦糖色頭髮有些凌亂,換下一身裝束的中原中也只穿了件寬鬆的休閒上衣和長褲,弧形領口露出一片肌膚,腋下夾著顆大白枕頭,隨著芥川的舉動而露出疑惑神情的臉和書櫃齊平,而芥川平時的視野是比那櫃子再高了一些。

一個念頭上來,芥川忍不住側頭避開中原中也的視線,偏長的鬢角遮住了表情,卻遮不住抖動的肩。

反常的舉動即使再遲鈍的人也看得出不對勁,更何況是中原中也。

「芥川?」

「對不起……不過中也さん這樣很可愛。」

還是忍不住講出口了啊,芥川為自己直來直往的口舌感到扼腕。

「……哈?」看得出不對勁不代表猜得出對方的心思,中原中也聽著這項評價,一陣惡寒。

避免過多的節外生枝,芥川趕緊改變話題,幸好他還有一定的信心,面前這個人不是愛計較的主,轉移對方焦點這幾年也做得越來越得心應手。

「所以中也さん為什麼要過來睡?」笑意很快被藏好,再轉過頭時芥川臉上什麼表情也找不著,好像剛剛的幾秒不是這個時空的事情似的。

「搞不懂你這傢伙……突然想的。怎麼,不習慣?」隨意的語調還是飄出了一點心虛。

聞言,芥川一反方才的溫吞動作,一把翻身下了床,赤腳就往還敞著的房門走去。

中原中也沒吭聲,挺著背脊跟在芥川後頭──枕頭當然是先扔床上了。

腦袋探出房門時芥川已經一手轉開了隔壁門把,一動也不動的模樣讓平平是前輩的中原中也還是繃直了身子。

是嚇呆了呢,還是不想多作回應,中原中也閉著眼也知道是後者。

在芥川記憶中,這房間原是卻相當簡約又不失精緻,很有那人平時一貫的幹練風格。

──但現下的房間卻不是平常那副模樣,不過那人似乎也是。

酒櫃裡的玻璃杯倒的倒、碎的碎,床板地面更是一片狼藉,說是好比被大肆破壞嗎,要芥川來說,倒像是整個空間被放入名為滾筒洗衣機的機器翻轉再翻轉,倒出來後的產物。

芥川的眼睛裡的一片黑水好像凝固了,半晌才掀動雙唇,目光還是凝視著殘破房間的一點,說出口的話冰冷無比。

「請不要亂玩特殊能力,中也さん。」

中原中也撐著的那根弦終於斷裂,平靜的表情掛不住,若是幾年前地他大概連耳根子都會發紅,現在只是驀地放大了音量。「……人有失足有沒有聽過?」

「這樣很難清理。而且以您的技術,這不是失足吧。」

想不到芥川反應得如此尖銳,連敬稱都帶上了,中原中也一下子未經思考就先反駁,幸好伶牙俐齒還沒被時光消磨殆盡。

「啊啊,別以為我不知道上次想用能力拿杯子,結果掃壞紅葉姊一櫃子茶具的人是誰?」錢還是從我這裡賠的。

堪稱無辜的芥川一僵,先做錯事的中原中也反倒勾起勝利的笑容。

「這樣子兩相抵銷,我們誰也不知道就行了。」嘴上理直氣壯,一邊說一邊將芥川從房門口拉離,一把推進了就近的浴室。「快點整理自己出來睡覺。」

咚的一聲,芥川的身影被白色門板隔離。

中原中也神清氣爽地關上了自己房間的門,正踏入另一間房時突然聽到聲後傳來細小的聲音。

「中也さん,翻舊帳很像小孩子。」蒼白的髮尾消失在又關閉的浴室門縫。

挑釁的句子實在不是芥川會有的講話方式。

「……不要好的不學盡跟你老師學這種東西!」

頂著一頭溫熱的髮,芥川將吹風機擱回架上。

在走入房間前,他曾思考過要不要再看一眼隔壁的模樣──想想還是作罷。

房內已經熄了燈,隱約一團黑色人影躺在床的左側,芥川輕輕撐著上了床鋪,背脊碰上對方的。

他聽見了中原中也一聲哼笑,薄被的一角被拋到自己側腹上,虛掩的觸感跟背後的體溫一樣不真實,芥川不自覺將被子拉緊,又往左蹭了兩下,直到後頸被髮絲搔得發癢時才放鬆下來。

同床而眠是最放鬆的,兩個人靠在一起不需要找話題也不覺得彆扭,隨意接著中原中也有一搭沒一搭的話,末了還被稍稍責罵了下電扇不要對著頭吹容易感冒等等。

中原中也笑嘆了口氣,把被子從芥川那兒搶過來一點。

「我以為你是討厭和別人肢體接觸的那類人。」

「不。小時候和同伴們都是抱在一起睡、互相取暖,早已習慣了的──」「啊,這種事情就不用再提了。」一反前幾次對話的模式,中原中也強制打斷芥川平板的敘述,即使知道這三言兩語不會挑起少年的任何情緒,聽者聽來卻依然刺耳。

原先他也以為芥川龍之介是個沉默寡言、淡漠無表情的孩子,想不到清冷氣息下的卻是這番模樣,僅僅覺得有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呢,發現時已經是更深一層無可自拔的感情。

或許是有幾絲疼惜,但那份心情倒也說不上是如此沉重,要再活潑幾分,偶而會被這類對話激得翻騰起來。

拋棄沒必要的思考,中原中也突然翻過身,將瘦弱的身軀摟在懷內。「那這樣子也沒問題吧。」下巴抵上軟軟的髮絲,手臂又收緊了點。

「嗯。」芥川輕輕回了個單音,腳往後屈正想喬個更舒適的姿勢,小腿肚撞上中原中也的腳尖。

對方自然也感覺到了,惡狠狠的語氣從腦袋上傳來。

「你不要說話。」

 

保持著沉默,芥川最後收到了低低的一聲晚安,和落在頭頂的吻。

 

#FIN





--------

一直很猶豫該怎麼寫他倆名字......


评论(6)
热度(100)
 
 
 
 
 
 
 
 
 
© 蜉雨栖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