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執事/葬仪屋中心】

26字母的段子,可能大概会坑吧

部分段子有CP,一率文森/葬儀屋,攻受無差

*OOC大寫

*第二人稱

*cp有

-----

《Amaze》 

笑着挥了挥手,你抹去滑落下颔的茶水,看着年久失修而摇摇欲坠的门板。搓搓手,开始照料今天第一名顾客。

瞪大的蓝眼睛充满了不甘,颈子上的血痕咧得比你拉开的嘴角弧度还大,你手上的动作飞快,脑里却还在玩味方才那有意思的笑话。

啊啊,真是太有趣了。

明明那么抗拒糟糕的败家子,眼角却硬是要逼出泪,贵族的逻辑你一直无法理解。

刚刚那位夫人讲起「笑」来神色是那么轻松,简直比枯燥的段子有趣上百倍。

所以说,人类真是充满惊奇的生物呀。

《Belong》

像个孩子一样将手指撑在木桌上爬动,敲得喀喀作响,长指甲玩味地绕上宝蓝色的戒指把玩着,被牵引起来的那只手也任凭你无礼的举动。

真漂亮,是你的?

男人笑了笑,说是他的啊,怎么了?又不是第一天看。

你噗嗤笑了出来,低沉笑声在偌大的房间里放大,一直演变成捧腹大笑,在桌上滚了几圈才好不容易停止。

喘着,握住那根指头的手倒是没松开。

「小生倒觉得,您才是属于这枚戒指吶。」狂笑以苦涩作结。

你看见男人的笑容仍是不变,眼里却已沉淀成一片冰凉的深海,内心流过一丝悲哀。

松开了手,你扶了扶笑歪的帽子,跟他说不过是个玩笑。

调笑般勾起他的下颚,贴近的双唇仍笑得不正经。

「好啦……伯爵是属于自己的吧?」

你看得透,你们都不允许自己「属于」什么东西。他不受贵族社会管制,而你则是很早很早,就脱离了协会的约束,在最大限度里抗争著以自由为名的疯狂,为的是自尊、或是其他,这没人说得清。

人一样、神亦同。

可悲的是,你们仍然属于这个世界。

《Chase》

你说你看过很多种死法。

有被枪杀的、烧死的、溺毙的,还有被僵尸吃掉。

咦?最后一个怎么回事?

对顾客好奇的目光置若罔闻,你快乐地在柜台后动作著,将手中的银针刺下一次又一次、缝合、收线,对面的客人也耐着性子等着你未完的故事。

噢,那个呀。

你却像是刚才才发现有人在似的,展现恰到好处的惊讶。

噢,那个呀。那是小生乱编的呀。

骗子!失望的顾客甩门而去。

你笑着点了点头。

《Dance》

灯光被杯里的琼浆打碎,四散的光斑又被细鞋跟踩得散了形状,还来不及组合,就被新一盘糕点的奶油沫吞噬。

层层叠叠的裙襬旋转翻飞,嫩粉色晃过就换成碧绿,一眨眼又是一片宝蓝,衬着耳边的巴洛克音乐,装饰音反反覆覆不曾停歇。

属于贵族的纸醉金迷。

你说你参与过许多次这样的场合,每次的原因都不一样。

有次,你就坐在那儿弹琴,全场都为你拍手喝采;另一次,你是超时加班,负责收拾一个人类留下的烂摊子;上次,你是收到了別致的邀请函,里头请你接走几名你的客人。

而这一次,你却挽上一边头发,加入踏碎光斑的行列,纵情舞池。

「小生可是第一次和男人跳舞。」

「是吗?」他轻轻一笑,想起了叫人怀念的求学时代。

「真巧,我也是。」

《End》

你说过你想看见结局的后续。

切割过一个又一个灵魂,对你来说已经太久了,生与死早已变得没有差別,不过就是「结局」,隔着一段镰刀挥下的时间。

这让许多同类沉迷而不自知、疲乏了也不知道厌倦,收割、登记、离开,再收割。他们不知道真正能困住死神的,是永恒的生。真正能纠缠你们的,是没有结局的戏。

所以你寻找着结局的后续。

《Fog》

伦敦的雾很冷,好像有人刻意先将它冰冻起来似的,随着昏暝的天光漫过大街小巷,唤醒那些忘记将门窗关好的人们,顺道无声地带走一些在角落瑟瑟发抖的生命。

没人去关心过死神是否有温度的知觉,但你确实是被冷醒的。即使你的店面本就没什么温暖,窗户破了个洞许久也不见你在意。

灰朦朦的,阳光透不进小店,你伸了伸懒腰,手肘一下喀上棺材壁,兀自咯咯笑起来。

小空间里的气氛简直就像你创造了一场雾一般,灰朦朦的,没有人喜欢。笑声像幽灵一样在雾中飘忽,随时要冒出头,勾人性命。

嘻嘻……大雾天,看来不会有什么客人呀?

你拿起一罐饼干,配着晨雾吃了一顿愉快的早茶。

-----

這是集結了廚力,毫無劇情含量的小段子(。
後續看心情(。

……其實只是沒糧自產,同好求QQQ

评论
热度(22)
 
 
 
 
 
 
 
 
 
© 蜉雨栖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