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SD/中芥】晚餐

同居30題 D3.半夜一起看恐怖電影

*ooc

*日常,超日常


-----


夏日的暴雨沉闷得难受。

连空气都像覆了一层膜,衣服接触到肌肤都是令人烦躁的黏腻,即使换上了短袖上衣,芥川还是觉得浑身不舒服。

半躺在沙发上,用不得体的姿势拉着衣服搧著,他觉得自己快和皮革沙发黏到一块。

即使时钟早已转过几圈,天色也由明转暗,如此天气却让芥川没有任何开伙的欲望,没有任务的平日他就这么待着,放任肚子自生自灭,虚度光阴。

但总是有人喜欢打乱他的步调,即使那所谓的步调其实并无规则可寻。

门把旋转的喀拉声没有让芥川动作,一颗焦糖色的脑袋探了进来,发梢还滴著水,顺着颈子把上衣和肌肤贴在一起。

「吃过晚饭没?」

男人一边锁上门,一边把帽子掛回架上,那也湿透了。

芥川望向那双蓝眼睛,充作回答。

衣服摩擦的声音因为雨水变得不太流畅,啪嗒几声过去芥川还是別过了眼,即使同是男人芥川仍然不习惯就这样直勾勾地盯着裸上半身的他。

耸肩,见到此状的中原也没什么表示,倒不如说他觉得这样的芥川颇可爱的,把衣物扔进洗衣篮后就又折回客厅,瞧了瞧坐姿变回端正的人儿,环视了一下室内,还是忍不住皱眉。

「闷死人了,冷气不开你把屋子当蒸笼啊?」一边套上衣服,中原一边往芥川的方向走。

黑眸这才慢慢转回。

省电。 芥川说得理所当然。

中原噎了一下,伸手拍上芥川还在冒汗的额头,拿起茶几上的遥控器就按了开关。

「……真是,那我想开行了吧?」声音却不自觉染上了点笑意。

见对方没反驳,中原迎着凉风呼了口气,又弯下腰往掛在椅背上的大衣掏,半晌后往芥川的方向扔了一盒方形物体。

「呃!」太过随意导致準头不好,芥川明明在中原折回后视线就跟著他转,却得使出罗生门才能接住从离自己两个手臂高位置飞过的玩意儿。

看着黑色塑胶袋,芥川略微迟疑。

「中也先生,这是录影带?」

「啊啊,刚才路过租的片子。」中原的声音有点远,接着传来冰箱打开的声音。「你先放着看打发时间,晚饭等我。」

中原当时看见芥川的眼神就明白了,这小鬼肯定又没吃饭。而且如果他今天未归,大概到明早才会看见芥川进食。

或许是因为太熟悉了,中原倒是没了骂人的念头,一来是明白督促芥川吃饭并没有什么经济效益,二来是觉得这样等自己回来的芥川挺有趣也挺乖顺,和外头遇神杀神的狂犬有著天壤之別。

照顾孩子说来荒谬,做起来倒也不是那么糟。不过是吃饭时多摆副碗筷、睡觉时记得拋一半被子给隔壁、购物时买多点洗衣精,还有看见红豆汤时要顺手买回来就是了。

如此这般得到一双等着他回家的眼睛,中原说一个字、值。

思考像是文字一样在心里唸著,好像言情小说的情节──在组织里无意间看见的。

「想什么啊!」中原用力打了下自己的头,把这种恶心的比喻赶出脑海,一手挑出食材,熟练地动作起来。



而另一头,随着厨房传来的锅碗碰撞声,芥川的眼神越来越复杂。

片子?

受太多黑帮里成年人员的荼毒,芥川的思想难免有些偏。

──恋人晚上递给你的租来的片子。

怎么想都不正经。

踌躇一阵,芥川还在思考片子的性向。

直到嗅到菜香,芥川才回神,控制住自己的面部表情将塑胶袋里的光碟倒出,并且强压住罗生门,他还是记得这片子是要还的。冰凉的塑胶盒子很普通,一开始还有些不愿直视,想到自己好歹也二十出头,芥川才硬是将目光转回手中的盒子。

然而表情还是抽动了一下。

原因倒不是他原先设想的。

黑色风格的封面和配上血淋淋的大字、背景是昏黄烛光的破败祠堂和一对平庸的少年少女,怎么想都不会是那种片子。

……当然如果对方好这口他也无话可说。

芥川默默将光碟片放入机器,几秒后大萤幕的蓝光转成阴森的影像,两旁的高级音响也飘出了似哭似号的配乐。

调了音量、往后一倒就看起了影片,翘著脚的芥川面无表情地看着剧情推演,比起萤幕里的阴风鬼号,他心中更想在几分钟前犹豫的自己脑门上用罗生门穿几个洞。



将汤碗放到芥川面前,中原就坐在地板上靠著沙发边缘,享受著底下透上的凉意。

忙活了一阵能有冷气慰劳果真是天下第一快事。

一只手搭上中原的肩膀,芥川轻轻扯著,想将中原从地上拖起来。

中原立刻会意,却反倒一使力将芥川从沙发上拽了下来。

「下来,地板凉。」

「……」

「播到哪了?」语气一个清閒,中原看见对方不自在的眼神硬是将食物推了过去。「快吃。」

芥川咽下一口。

中原的厨艺不差,甚至可以说是相当地好,就本人所言是享受生活,清一色的和风餐点花样简单,却掩盖不了美味的事实,即使芥川未曾明说,中原还是可以从加速的下筷感到些许骄傲。

又吞下一口蒸蛋,芥川缓缓回到一开始的话题。

「两个愚蠢的家伙破坏了结界,那女人一直在扯后腿。」

一阵静默,画面很应景地传出刺耳的高分贝尖叫。

「……芥川,你真的不适合当影评。恐怖片被你讲起来都变无趣了啊。」中原摇头笑叹。

芥川反倒转头看向中原。「中也先生喜欢这类影视?」

在他眼中,中原中也可不是会因为这点剧情就吓到的人,但除去这项刺激,芥川实在想不出甚么是这类心理向恐怖片有意义的地方。

「不算是很喜欢。」相较之下,他更喜欢武打的动作片,或是文艺些的歌剧那类。前者还能学到些不见得有用的技巧,后者则是个人的兴趣爱好。

「那……?」

「看你会不会喜欢啊。」中原耸肩。「僵尸型的恐怖片你肯定没感觉吧,我还怕你用罗生门砍了电视。」

芥川稍稍思考了一下。

「在下并无特別喜好。」与其这样说,还不如说芥川对影视根本没有丝毫兴趣。

是吗。中原不可置否,一时兴起租来片子也只是为了打发无聊时光,盯着画面里的断枝残体,悠然地扒了几口饭又转头和芥川搭起话来。

「嘿。」闻言,芥川将眼神从萤幕上移开。

「这片子放的是不是有点慢?」算算时间,他出来该是差不多结束了吧?怎么看来还有好大一段?

中原看见对方明显僵了一下,随后什么也没说就默默起身,放下清得干净的碗。

「啊?」错愕。

芥川摇摇头,面部表情有些僵硬,钻进厨房就没了声音。

中原咂了咂舌,即使过了几年他还是没办法完全理解这孩子的想法。所谓的看眼神就能明白对方所想这类事,中原嗤之以鼻,不过是热恋中的少男少女做出的幻想,不过几个巧合便做出论点,他又不是別人肚里的蛔虫可没那个本事。

况且如果那样多没意思。

一个人像个傻子一样将恐怖片看完,在吞下最后一口烤鱼后萤幕上的鬼脸变成两个大大的血手印,随后便是又臭又长的演员名单,中原放空一般看过,字幕流过了又流走,没进任何人的视野。

终于,整间屋子只剩屏幕的微光,和一直没停的阴森音效。

依旧想不出自己是哪个字招惹了芥川,中原不怎么优雅地向后躺在沙发上,左右摇晃了下头。

发丝散开,磨蹭中意识渐渐远离。

音效也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了,视野下方的蓝光越来越模糊,一整天的疲累一点一滴在安静中回笼,想着反正芥川会收拾吧,又换了个角度瘫著,脸贴上另一端还冰凉的皮革。

瓷盘撞击声将中原打回现实。

「……啊?」困意一上来,连讲话的力气都懒得提起。

「甜点。」

芥川面无表情退出了光碟,一瞬间光源便只剩窗户透进的灯火,但中原撑起脑袋,半昏沉中还是能望进那双深海一般的眸子里,好像所有的光都是它吸掉的。

芥川还是一样的清冷表情,凝视著对方的同时也将盘子递出,顺手开始收起桌上的碗盘。

接下盘子,半透明的凉糕随着震动晃著,中原在看着芥川收拾桌面的同时也一口一口的将其吞下肚,不忘称赞两句。甜味不重,对芥川来说可能还淡了点,对中原却是恰好的味道,原味的凉糕吃不出什么成分,就是带给人不腻的清甜,有时会好奇究竟是用什么做出来的,想想还是享用就好,好比它的制作人。

「咕嗯、挺好吃的。」一边嚼著食物一边开口,如此不得体的举动在芥川面前他倒是觉得无所谓,即便优雅惯了骨子里还是那个大喇喇的中原中也,既然眼前人没有八卦的兴趣,他也不觉得什么尴尬。

黑暗中,他好像看到芥川笑了。

浅浅的,在中原愚蠢地眨了几下眼睛后又没了弧度。

芥川绕过小桌倾下身,将叉著的最后一小块凉糕以分毫之差从中原手中拉过,咽下时与两人的距离不过恰好让发丝搔到鼻子,中原还楞著,到嘴边的甜点就这么消失不说,芥川看过来的眼有点放得太大,嚼著食物而鼓著的一边脸颊都快贴到自己,终归一句,冲击感太强。

「谢谢夸奖……其实在下还没尝──」

中原直接吻了上去。




「……所以,到底为什么要突然跑走啊?」

「什么都没有。」

「啊?」

在好不容易问出真相后,中原笑到忘了疲惫、又做了什么则是另一回事了。



-----

FT/


其實這篇暑假初就寫完了啊...七月真是忙到爆炸#

最近廚力莫名大幅下滑,我需要中芥糧嗚嗚;;;;

一樣歡迎搭訕求評論/////

评论(1)
热度(58)
 
 
 
 
 
 
 
 
 
© 蜉雨栖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