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SD/羅芥】獨白不似詩

*異能擬人

*標題很文青跟內容依舊沒有關係

*ooc


-----


我知道你的一切。

並不只是虛浮的、心理思想那一類的一切,包括身高、腿長、腰部的曲線,甚至是最不允許與外人道的弱點,我都有自信我比誰都清楚。

在你在下水道裡仰望著天空時,有我陪著、托著,即使抓不到任何一絲光芒,至少讓那一片寶石藍更近一些。

在你被苛責打罵而受傷流血時,有我墊著、裹著,即使治不好任何一點傷口,至少讓骯髒的泥沙不玷汙你身。

在你沉著雙眼揮手屠戮殺伐時,有我舞著、砍著,即使填不滿任何一點空洞,只少讓我樂意舐去敵人的鮮血。

然而我不論怎麼做,都抹不去那眼珠裡的純粹漆黑,遵循指令行事時的我有時候也會回頭──不可否認,那兩汪黑水真的有致命的吸引力,或許有如此的情緒不正常也不應該。低頭看著自己,為你增添亮光大概是不可能的事吧,於情於理。

屍體鋪墊成的道路你一個個踩著,你踏時間的腳步,將這些人們都踢到你的過往裡去。因而越踩越高的你,為的是頂端那一根抹了毒藥的蜘蛛絲,像個傻子般義無反顧。我是你背後拉長的那道陰影,對於推著你往崩壞走的這條路,我不反對,也不能反對。

畢竟就是因此我才能生,才有了擁抱你的權利。


你常有一些可愛的小執著,讓人看了好氣又好笑。

雖說我不在意乾不乾淨的問題,你卻每天都會仔細熨燙一次,從一開始的笨拙到現在的駕輕就熟,其實我還挺懷念你因為燙皺了而困窘時的表情,不過請不要抱怨我有時會躲閃熨斗吧,那真的很燙,還是你的體溫比較適合我。可不是什麼私心喔。

而細心幫我清潔的你,倒是不太喜歡清洗自己。明明是氣氛如此清冷的人,沾了一身血漬卻還能蹭著那些溫血入睡,若是你開心那還罷了,緊皺的眉頭看了實在不痛快。

於是我逾矩了。

以人類的樣貌出現在你面前。

不過當時你的表情愣得很有趣,我也樂得抱起赤裸的你進浴室。


你活了幾歲,我就跟了你幾個年頭,你對別人都不甚在意,又唯獨對那個人的關注總是比對我多一些。

我想,你也是習慣了的。自從那次我現身後,你便沒再為我做出的任何舉動而驚訝過,就好像只是淡然接受了某個有些離奇的事實。

有時候我會坐在你床邊看著你從迷濛到清醒、有時候我會特別提一碗紅豆湯回來給看著書的你、有時候我會在夜半冒出,用人類的雙手感受你的身型輪廓,而你也自然地伸手回擁。

不帶愛情、不帶情慾,你覺得一件衣服又怎麼會有感情。

我沒問過你,不過我又怎麼會不明白呢。

但也僅此而已。


今夜我還是擁著你入睡,黑髮無聲伸長,攀上牆替你拉上了窗簾。

你背對著我,脆弱的軀殼依舊像是一碰即碎。

幸好,身後有我。

也許我是最了解你的,也或許是最不懂你的;你或許是最親近我的,又或許是全世界最不在意我的人。

但我仍願意為你付出一切,只因我伴你而生。

 

「龍之介……」



#fin


-----

FT/

最近的邪教越掉越奇怪啦##

以及私心中的羅生門真是個好男人啊(痛哭

怎麼我就遇不到(不是


一樣求留言求評論歡迎搭訕入教(?)喔喔喔;;

评论(2)
热度(23)
 
 
 
 
 
 
 
 
 
© 蜉雨栖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