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SD/中芥】夏日正午的雪

同居D4.一方的起床氣

*ooc

*傻白糖(啥


-----

  太陽照射的角度又偏了一些,和滴滴答答的指針剛好重疊。

  「嘿,起來了。」

  手臂不算用力地推著榻榻米上的白色團子,裏頭裹得嚴實的青年突然被打擾,掙扎著翻了個身。

  「起床、喂……喂!」

  看著蓬鬆的白團子突然撐起一個不自然的角度,他還沒想到什麼,危機意識就先驅動了身體,一跳倒彈到和室另一頭。

  棉絮散了一榻,夏日正午飄下的雪帶著危險的氣息。

  中原中也忍不住扶額,以對方聽不見的音量呻吟了聲。

  啊啊……真是夠了。

  正前方發不出聲音的獸嘴還張牙舞爪地對他作勢嘶吼了兩下,才往下竄進一塌糊塗的棉布堆,融進白色的上衣下擺,往上捲露了截腰。

  在一片狼藉中還意識矇矓的青年只是蹭了蹭枕頭,無意識地發出滿足的低吟。

  這景象瞬間讓中原怎麼也生不起氣來,以為還瞪著的眼都帶上了笑。

  大不了賠飯店一件被子。中原重新走回青年身邊,蹲下身輕撫他的後腦,軟軟的髮絲滑過指間,這次成功的沒再遭受攻擊,大概是被歸類在無害的舉動了吧。

  「起來了。」

  芥川還是閉著眼,皺著眉頭的樣子表示了不願起,對於一直是模範勞工的他可能只是睡夢中的無意識舉動。

  奈何芥川再怎麼想在無事的任務隔天賴著,狀況不好的呼吸道還是背叛了他。方才棉絮因為中原走動而飄揚尚未落定,鑽進芥川的鼻腔作亂,他忍不住輕咳起來。

  中原頓時僵住,想做點什麼,一動又怕再次激起滿地的棉花,連手都沒抽回,就這樣愣愣地看著再次舉起的羅生門。

  根本沒醒的人反射性將白刃往面前一劃,險險擦過自己的頭髮,叫旁邊的中原都捏了把冷汗。想當然爾削不掉棉絮,看見對方還打算再來第二下,為了芥川自己的門面著想,他只好握住還在扭動的凶器,一把往旁邊的床面壓。

  這麼大動靜一下便震起大量棉花,不過也順道驚醒了芥川,總算能讓睡美人以自己的手將面前的過敏原撥除。

  看著一室狼藉,芥川錯愕地睜大眼,欲起身才發現自己被兩股力道壓著,眼神向後撇了撇,兩道都來自中原的手。默默收起衣襬,將破敗不堪的被子踢到腳底下,跪著的人頓時手下一空,這才回神發現另一隻掌還壓在芥川腦袋上。

  有一瞬間不想拿開,最後才再揉了兩下,中原好笑地看著芥川,後者的表情慢慢從迷惑轉為了然,最後變成一臉不明顯的尷尬,讓他忍不住調侃了兩句才捨得收手站起身。

  「哪來這麼暴力的起床氣啊。」

  拍拍身上的棉被殘骸,中原抬頭環顧了下小和室,正要和不打算回話的芥川說費用我賠時,一低頭就又看見令人咋舌的一幕。

  前幾分鐘還熟悉無比的白刃化成獸首,風捲殘雲般掃過室內,中原還感覺到腳踝被擦了一下,視線從一片白色的殘影消失後重新聚焦,再看到的已經是一片整潔的榻榻米,枕頭規規矩矩疊進一旁的壁櫥,與他們入住時分毫不差,唯獨少了條被子。

  向上望的芥川眼神平淡,方才的尷尬好像一起被吞噬了一樣,平和的不可思議。

  「中也さん,早安。」

  「已經快下午了……等等打理好就退房。」表情不知道怎麼擺,中原想自己現在看來一定很滑稽。

  他口誤,這清醒時比起床氣還更暴力啊。

 

 

  黑手黨出門辦事不帶多少行李,即使過夜也是由當地的手下接待打點一切。

  幾小時前森鷗外傳來消息要兩人在當地等進一步的指令,所以無事外加一身輕的黑手黨員倆就這樣一臉平常地退房後,在當地地商圈晃悠兩圈,在芥川第三次偷偷打了呵欠後最後轉進一家小餐廳。

  因為不是平常生活的區域,中原中也倒也不怕撞見熟人,大大方方挑了個靠窗座位就拉著芥川落座,換上日常裝扮的兩人看上去清爽乾淨,就是穿著多了些設計感的上班族,猛然一看還會以為是哪裡的業務,仔細一瞧那股淡然又像是哪家的高階主管,簡而言之,他們還是不免招了些無傷大雅的注意。

  工讀生微笑著遞上菜單和水後便離開,但芥川似乎仍聽見了後台小小的尖叫與快門聲,接著無視。

  「中也さん?」

  對方沒轉頭,倒是掏出皮夾表示聽見。

  「……」

  看中原中也心情很好地看著街景,沒有要先點餐的意思,芥川也只好翻起菜單,名為咖啡館的餐廳其實仍有販賣一些簡餐,剛好符合尚未用午飯的兩人。

  上頭每項單品看起來份量都不小,雖說照片參考價值不高,但其實剛醒沒多久的芥川還是沒有吃完的把握。先幫中也さん點個主食吧,看中菜單的一角,芥川默默翻了頁。

  冒險總是會發現異世界,菜單這種東西每一頁都是新的次元。一整面的甜點讓芥川立刻放棄正餐,還在點心和甜湯間猶豫呢,菜單卻被憑空出現的手抽過,後頭是中原瞄了一眼後不以為然的表情,新次元強勢地被翻回主餐的頁面,壓在桌上一把推回,一旁的玻璃杯跟著被推到桌邊。

  「點一個吃。不然不准翻頁。」

  「……請不要當作在教小孩子。」芥川冷冷回視著一臉鄙視的前輩。

  中原挑眉。「那你就不要讓我像在教小孩子。」語畢,也沒再和芥川詢問便一抬手,禮貌地叫來了服務生,點餐告了一段落後還不忘睨他一眼。

  待抄寫完畢,服務生笑容可掬地轉頭,「那這位先生呢?」白淨的小臉龐有兩抹不知是被妝還是情緒沾上的嫣紅,看向一旁盯著菜單的青年,她對於來服務這桌客人很是滿意。

  前端的小姐笑得燦爛,後頭的前輩只差沒有擺個鬼臉,看著一前一後的表情攻勢,芥川細不可聞地嘆了口氣,蒼白手指隨意指向一盤簡單的麵食,開口要了菜單上的最小份量。

  服務生有點錯愕,不過很快也好心提醒起來。「先生,那樣的分量會有點少喔?」

  「一般是高中女孩子才會點的,盡是一群想減肥的小女孩啦。」明明年紀也不大的女子揮手笑笑。

  看著像是誤解的服務生,芥川一句話都不想回答。

  眼看氣氛就要僵下去,中原才好不容易壓下笑意,出面打了圓場。「沒事,他的食量不大。」又歪頭想了一下,在女服務生準備離去時補了一句。

  「啊,不好意思,後面的那個巧克力鬆餅塔也來一份好了。」

  服務生走回後台後,留下玻璃杯後芥川略略瞪大的眼睛。

 

 

  餐點上得很快,中原捲起盤裡最後一口麵,沾上盤中的番茄醬汁後吞下肚,喝了口白開水才看向還在戳著盤中海鮮的傢伙。

  不知道對方跟章魚有什麼深仇大恨,白花花的肉已經沒有一個型,歪頭一想芥川大概也沒如他有被軟體動物打飛的經驗,那這股怨念從何而來也不得而知。從章魚腳到蛤蜊,再到底下的大蝦,眼看著芥川快把店家主打的海鮮全用手上的凶器虐殺一輪,中原劈手奪過還要插下去的銀叉,在芥川錯愕又侷促的目光下一口一個,將風味還尚可的殘骸解決,而且撇開突如其然的行動和餐點所屬問題不談,其實吃相還挺優雅的。

  自知沒什麼資格抗議的芥川老老實實低下頭。「麻煩了。」

  「不要一臉理所當然地道歉好嗎!」

  聽見慣例的抱怨後,芥川抬頭看中原,那老早就勾起的嘴角邊沾了些莎莎醬,猜是剛才幫自己解決食物時沾上的,也沒多想,拿了一邊的餐巾就往中原嘴邊擦,動作自然到看似毫無異常。反倒是被幫忙的那一邊,紙巾靠上來時不由自主抖了一下,直到芥川把手收回才從不協調感中回神。

  「你……」話還未盡,便被一句清亮的招呼聲打斷。

  「來囉!這裡是您點的甜心巧克力鬆餅塔!」與方才不同的女服務生笑容燦爛地像是要開出小花兒。

  芥川抬了手,一盤比中原想像中還大的甜食這這麼橫擺在兩人中間,也不知是不是店家的用心,精緻的小刀叉還附了兩雙,靜靜置於兩人右手邊,芥川挪了挪手臂,隨之放上的一小杯蜂蜜泛著與眼前人髮絲相同的色澤。

  「我開動了。」像是在面對日式餐點似地正經八百唸了聲,芥川拿起叉子就逕自享用起來。剛起鍋的鬆餅還冒著熱氣,餅皮蓬鬆又有著恰到好處的濕潤,切下時頂端的巧克力冰淇淋隨著重力流下,跟著一片草莓被青年含進口中。

  面對後輩難得對食物展現出的高度興趣,中原只得硬生生將主菜不好好吃甜點上了才說開動是怎麼回事的吐槽吞了回去,好大一串差點噎死自己。將開水嚥下肚克制自己開口、翻開皮夾撈出應付的金額、將主餐盤子疊到一邊去,結束一連串動作的中原拿起高腳杯晃了晃,實在無事可做,索性撐著頭,好整以暇地看起以緩慢但穩定的速度解決點心的芥川。

  比起精緻卻看一眼就覺得甜得膩死人的鬆餅塔,他還覺得芥川沾上巧克力醬的指關節比較稱得上是漂亮。前者他毫無興趣,後者他興味盎然,後輩眉宇間因此流漏的一點困擾,絕對稱得上新鮮。

  想想昨晚在任務中的他,再將目光焦點拉回現下……誰會相信那是同一個人呢。

  笑了,趁著盤中的鬆餅剩下最後一小角,中原眼明手快,抓起被冷落許久的小叉戳下送進嘴裡,留動作正放鬆著的芥川一臉錯愕。

  「前輩?」連芥川自己都沒發覺,語調裡摻入了一絲像是抱怨又像是指責,連敬稱都溜了出來。

  看著這樣的芥川,中原只挑了眉就起身去付帳,心中幾乎要大笑出聲。「誰讓你把我當小孩子看。」當然指的是餐巾一事──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

  隨後,看著服務生們遞上來的幾張拍立得,以及得知飯錢早已被幾個女店員搶著付了後,中原一邊道了謝,一邊就拎著從身後跟上來的芥川晃出店門,遠遠地笑得更歡了。

 

  假日依舊熱鬧的簡餐店繼續忙碌起來,方才嘰嘰喳喳的女服務生們全被經理趕了回去,而獨立在喧鬧之外的櫃檯後方,獨留餐廳老闆還坐在高腳椅上望著兩條身影繞過轉角,笑呵呵地端起卡布奇諾。

  「現在的高中生真是青春啊。」



#fin

-----


開學了各種心累,誰都不能阻止我傻白甜一發(

幽默感怎麼就這麼難呢......沒事、請不用理我。

一樣不要臉地求評論指教求聊天搭訕///

评论(8)
热度(55)
 
 
 
 
 
 
 
 
 
© 蜉雨栖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