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SD/陀霍】日常隨筆

*陀思×霍桑
*ooc,只是隨筆

文筆復健中

-----

阴郁的天气,是生物都会不舒服,湿气重得像是一挥手就能挥出一圈水纹,毛发都贴在脊樑上的猫儿不悅地叫了一声,挣扎甩开那人还要抚上来的手,一溜烟往一旁的窗沿窜去,想逃离这闷湿得叫人发狂的环境。

黑色的脚掌在窄小的木製格子上兜了个转,最後还是弹起、落地,悄悄地蹭回了那人的脚边。在哪裡都躲不开。似乎是体认到这点,猫儿安分了下来。

外国男子摸着猫儿的头,灰蓝色的皮毛在微光中闪着漂亮的色泽,小生物似乎不甚开心,扭头对着伤痕累累的手指咬了下去,换来轻轻的嘶声。

聽见声音,霍桑只睨去一眼,又将目光转回手中的硬皮书,将陈旧质感的纸张翻页。

「没想到阴沟老鼠也会养猫,可真违背天理。」

陀思妥也夫斯基仍弯著腰,手指搔著猫儿下巴上的短毛,眼睫垂著,沉紫眸子闪动一点黯淡光芒。

「差不多呀。虔诚的牧师大人来拜託恶魔,也是违背天理嘛。」

霍桑冷哼。

「你也太抬举你自己了。」

×××

北风刮低了气温,毫不在意的人还是一件披风逛大街,西伯利亚挟著碎冰的风吹惯了,中纬度寒流又算得了什么。

陀思妥也夫斯基落在霍桑后头,靴子喀上凹凸不平的红砖地,脚边的蓝猫儿灵巧地跳过一个又一个败坏市容的坑洞。

底下传来喵叫一声,俄罗斯人低头,连带原本就慢的脚步更显落后,本人倒是满不在乎,前方射过来的冰冷视线对他来说跟这儿的风差不多普通。

猫儿没理他,小小脑袋随着文字划过的弧线转,落入从转角拉出来的阴影,接着影子便摔了出来,尖细的瞳孔刺进甫刚停止跳动的心脏。针般的祖母绿与如寒水的深紫最後都落在相同的地方。

感受到两股视线的兇手回头,看见歪著头的一人一猫。

「岛国上的废物势力。」霍桑自作补充,掏出纸巾摁了摁掌心。

那一人冲他一笑,跨步缩短他们之间距离,霍桑看著,他瘦弱身板好似随时会被冷风吹倒,却又不然。

单薄身躯里又像有根铁打的骨幹,男人一边摇摇欲坠却又稳如泰山,眼神温和笑意狡黠,给人说不出的飘忽违和感。

抓不住也无法消灭,人与猫的笑容像是突然重叠,独特口音从交错的影像中传出,用力眨了眨眼,他们不过咫尺距离。

「牧师阁下刚刚的攻击,依然是圣经吗?」单手半掩著嘴,男人佯装着冷,哈著气,嘴角不协调地勾起。

蓝猫的影像消失,里头还是那个似笑非笑的陀思妥也夫斯基,灰色皮毛混进他的发,祖母绿沉入他的眼,和本就存在那的色泽一起,揉合成了极光。

霍桑皱起眉,甩手转身就再度往前走。

「你想多了。」血液被向后甩,陀思妥也夫斯基轻巧闪了过去,留下石砖地上几道细小刻痕。「用神的语言帮你做事是种孼凟。」

喔。他点了点头。「那阁下拿的是?」

「……一本无聊的小说罢了。」像是嫌弃,霍桑把手中书掂了掂,向后一扔。

后头的人又停下来了,他弯腰端详著被吹开的书页,猫儿却高傲踏过,一掌踢上封面。

「嘻嘻。」

罪与罚三个字烙入人的眼睛。

#fin

------
我要說服自己這不是冷cp
……應該吧應該吧? 求路過的小夥伴產糧生火取暖……
以及俄羅斯藍貓真心美,我會說這是在生物課寫的嗎(

求停下求評論搭訕指教////(不要臉

评论
热度(15)
 
 
 
 
 
 
 
 
 
© 蜉雨栖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