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SD/溫葡】Shooting

*冷cp注意 吐溫x斯坦貝克

*意義不明小廚物,從學習中叛逃的產物

ooc 

-----

Guild就像一个黑盒子,偏偏大多时候它又透明得过分。作为一个能够讲的出口的组织,他是太过透明、太过完美的,连所谓物极必反都能被回避。

然而,从高楼的窗户向下瞧,也总能瞧见失意的企业家在后头防火巷捶著墙,他们的皮鞋头刚蹭过Guild大厅的地板,如今或许连那都要典当出去。

你伸长脖子向下望,心情差时还想朝下吐口口水,你对这种人从来没有同情,一点渣滓都没有。曾用钞票划开別人颈子的人,如今被金条压断双脚,也不算是意外的事吧。

将半掛在窗外的身子缩回窗内,三十楼的风有点太凉了,你想。

凉风很快把不实际的思考吹走,同事几天前的响亮抱怨突然窜到你脑袋里,像是算好顺风的狙击子弹,明亮清晰又致命。

我说斯坦贝克你的枪法也太烂了点吧?不要每次得拿武器的任务我就要负责补枪啊──诸如此类。

叹口气,想好好地种水果怎么就这么难。总归表面上还是个认真工作的好青年,你推开玻璃门回到开着空调的室内,看着蜷在沙发上头的洛夫克拉夫特,也懒得体醒这儿是会客室不是臥室,你认命地搭电梯下了楼。

金属箱子叮咚一声开了门,你回避忙进忙出的员工,从偏僻的后门绕往目的地--说是偏僻吗,长廊装饰依旧维持在堪堪闪不死人又足够气派的地步。

你和路过泡咖啡的公司员工点了一下头,对上小职员疑惑的过度直白的目光,那似乎在指责一个穿着蓝色吊带裤的乡下男孩不该出现在这里似地。

拇指推了推帽子,你回应的笑容淡淡的。没想回应、也没想公布身份,组合技师的头衔没必要曝光,况且无论你或他,对你来说都不过是手上沾著难闻味道的人类罢了。自从你踏离家乡那条州际线,你们就都一样了。

你随意想着,这里没人教你不要负面思考,你就也放任情绪的葡萄藤疯长下去。那只蹭著马克杯把手的手指上满是铜臭味,明明闻不到又恶心的可怕。你又有点反感你自己的偏执。

那该说自己和那种人一样吗?你倒是不觉得自己是金钱主义者,但推开朴素到不朴素的大门后,你拋开质疑。

门后的空间很宽敞,站得最远的吐温半瞇著眼,故作帅气地横举着手,一梭梭子弹穿过薄得不行的木板;离自己近些的梅尔维尔也端着与年龄不符的银色手枪,一下下在假人脑袋上点射,偶尔还拿起烟斗抽个两口。

──一样的。

只是你们手上沾的是血腥。

带上门时顺手将射击场的掛牌摆正,你走向吐温旁边的空位,对方朝你挥了挥手,挑高的眉毛像是在说你终于来了。你报以一笑,拣了把顺手的手枪二话不说就往假人胸膛开火。

设备齐全的射击场平时的使用者却不多,费兹杰罗不走招募一票基层打手的行事风格,想法还该死地与你们相同,於是场子最频繁的使用者变成了马克吐温,后头一整排多得能开展览的枪械全是他跑申请书跑出来的心血,汤姆表示那真是他看过自家主人最勤奋的一段时间,哈克耸肩说跑腿的还不是你这工作狂,一枪打得精準还见血。

少女们不爱来这儿,射击室反倒成了男士们的聚会区。梅尔维尔三不五时会来重温年少轻狂,你也习惯在这儿锻鍊其实不怎么需要的枪法,也早就习惯身边永远都有的几句调侃,霍桑偶尔也会来,只可惜大家都不怎么欢迎他。毕竟没人希望小解一趟回来,好端端的练习室就被搞得像杀人放血现场。

荣登最频繁用户的狙击手的小跟班们表示鄙视──最后被逼著清理场地的又不是你们。

一个弹匣打空,旁边传来口哨声。

M9?你眼光不错。吐温将还有余温的左轮摆到一旁,绕过你去找下一个完好的靶子。

你掂了掂银色枪枝,倒是没很在意自己拿了什么。自己本来就是来打发时间的,大概把拿的弹匣打光就差不多了吧?你不否认金钱的好处,靠射击来抒发的时候那可真好用。

喂,下次去野外打吧。站到了左侧的红毛青年再度开话。

好啊。你说。

没过多久他又把假人打成了筛子,伸了个懒腰就往后头休息椅子一靠,斜眼看着击发最后几梭子弹的你。

不过別带你搭档去喔?

啊?你失笑,手抖了点,原先在心脏位置打出的空洞偏到了侧腹。

別带洛夫克拉夫特?

哎哎浪费子弹!他去我们还打啥!

吐温哇哇大叫起来,要知道这儿的军备都是他申请来的,即使钱不是他出还是有那么一点儿在意。

早就听腻而充耳不闻,你继续你没讲完的话。

拜托老兄,他才懒得出门吧,现在还在三十楼睡着呢。

那家伙怪模怪样的,很碍事啊──说着吐温半个身子就掛了上来,你的枪口还在冒烟,他半敞的白衬衫就貼上你后颈,脸颊蹭著你那头金发。

碍什么事?我们打靶又不打猎。你随口回答,后头传来的体温让人感到黏腻,热烘烘的空气笼罩著,你动了动肩膀叫他挪开点,双手再度端起枪,瞄準。

他却像是不在意两个男人贴在一块的侷促,蹭够了才抿起唇,侧过头轻轻咬上你的耳壳。碍到你跟我谈情啊。他说,说得很慢很轻,薄唇吐出的气比体温还高。

这次你真的彻底射偏了。银光擦著假人的耳朵飞过,将后方强化墙壁打出一个凹陷,高温摩擦让木板烧出点点火星,和你的一样烫出一片浅红。

还没等你回话,吐温的双臂就环过来,包住你的手与剩下一发子弹的M9。

他吐了口气,刚好还在你耳际的位置,接着压着你的食指扣下板机,子弹咻地一声刚好穿过红心正中央。他像个初次拿枪的青少年一样嘻嘻笑出了声。

嘿,射击就该这样才对。

……崩了你哦。

你笑了。


#fin.

-----

葡萄好讚啊啊啊組合好讚啊啊啊-----

其實這裡比較吃觸手組不知不覺就(?

開播倒數三天!繳交組合黨費!(

求組合夥伴來抱抱qwq

评论(10)
热度(19)
 
 
 
 
 
 
 
 
 
© 蜉雨栖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