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SD/陀坡】随笔

极短,没有文笔

-----

冷。

很久没感觉过冷了。

费奥多尔抽口气,右太阳穴皮肤底下像是有根筋在抽动,心跳一次就疼一下,与生命相合的疼痛使他连想要停止都觉得矛盾。

那条线从眼侧延到后脑,整个右脑像是被人侵入一样,他揉揉太阳穴,眼睛整个眯了起来。

小小的起居室很安静,一条毛巾从旁递出,比他高一截的青年轻步绕到他身后,犹豫几秒,还是轻捏上他脑袋上的毛帽下缘,湿透的白长毛贴着耳侧沉甸甸地垂著,一挤挤出不少雨水,与披风下襬的滴水落下结合,已经积了一片小水洼,外头轰隆雷声一晃照亮他的侧脸,反射半身水光。

费奥多尔一动不动,只是咬著指尖的力气重了些,去撑过下一波的抽疼,视线仍在跑动的蓝光数字上流转。

一时,后头的人显得有些手忙脚乱,最後传来几不可闻的叹息,爱伦.坡倒也习惯费奥多尔的自我中心,只得轻轻替他摘下毛帽,将毛巾覆上那头黑发。

「別淋雨……会感冒的。」内向的青年说得出口的关心只有这样,剩下的、能给的,就全放在仔细的擦拭上了。

-----

人生写照,我头好疼……

评论(6)
热度(11)
 
 
 
 
 
 
 
 
 
© 蜉雨栖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