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执事/印度组】

#ooc
不解释了,一个念想。

-----

  伦敦的雨季和班卡尔差太多,不,这根本不能称作雨季。

  您现在在做什么呢?肯定不是读书吧,无论如何,泡壺茶过去都是应该的。阿格尼轻笑,仔细地将份量刚好的茶叶放入刚温好的壺,轻轻沿著边缘倒下热水。

  相同的叶片跨了半个地球,对他们而言成了异国风味也逐渐被习惯,民族的冲突稜角早在雨中被磨圆,骄傲仍被刻在了骨子里没有变,温室的夕阳暖光被携回伦敦,而他的太阳正耀眼。

  从壁橱里拿出一个属于宅子的茶杯,阿格尼想了想,终究还是取了两个,一个揣在兜里,悄悄地。

  一手持著托盘,常被使用的房间不出意料地微掩著门,他食指微弯扣了扣,却没有意料之中的朝气回应。

  "王子?"

        阿格尼刚开口便放轻了嗓音,与门扉正面相对的桌子上趴了人,凌乱的马尾下垫了一层层文件,他无声放下托盘,偏头,再熟悉不过的字迹书写著一个个企划,新的济幼方案、对于週遭市容的微整……分明放上檯面都是胡来,随兴的字句还附著小插图,他甚至从杂乱的纸堆中瞧见了旅遊计画,熟悉的人名全被写上了,怕是伯爵看到又要黑了脸吧?

        然而,这些方案总是一再再地被实行、一次次地成功,阳光从没有规则可循,那种热力能够穿透细雨并无所畏惧,那种温柔能消融孩子们脸上的霜雪而不留痕迹。
  
  阿格尼闭了闭眼,笑容是止不住的。

  这就是他的神。

  倾身,阿格尼背着索玛站起,将熟睡的人双手环上自己双肩,颈后传来的喃喃呓语不禁让他有些怀念。

  除了这种时机,他是很少觸碰他的神的,年轻王子口口声声的成熟带着他成长,这样宛如撒娇的举动是越来越少了。大宅中短暂的步行宛如一种仪式,是虔诚的充实的幸福的,之于他而言。

  "阿格尼......"执事知道主人只是习惯性地梦呓,所以嘴角的弧度愈发温柔。"你要一直陪着我......"

  "只有你......"

  "要一直陪着我......成长成为优秀的男人……"

  "不可以离开啊......"

  阿格尼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后背轻轻一震,又连忙稳下身子,朝台阶一步步走去。

  我怎么会离开您呢。那等同背弃信仰啊。

  能够侍奉著神明走向永恒、陪着神明一次次蛻变、用自身双眼看尽神明所见的一切,何尝不是一个信徒最幸福的事情?

  谨遵吩咐。他带着笑意轻喃。













        岂知最后,度过了我的永生,却走不完您的永恒。

评论(3)
热度(49)
 
 
 
 
 
 
 
 
 
© 蜉雨栖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