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陀]

只是一个午休想到的画面。
ooc没有剧情。

时针刚走过下午三点,门扉便被不客气地打开,过程全然无声,一系列动作并不包含叩门。

陀斯妥耶夫斯基放下书,转头看向来客,明白这已经是相当礼貌的拜访了,总比起声音突然出现在背后来得亲切许多。虽然果戈里记得从正门进来更多的理由应该是现在不适合那么做。

夜晚有一场跨国异能组织的聚会晚宴,而在这之前是总不会有什么实质意义的首领晤面,多半流于午茶闲谈,避掉带来的异能者们友好或非友好的交流。
集会宗旨禁武,但这没回避掉各组织的情报收集,刺探拉拢挖角,黑社会搞得好比商业巨鳄,该有的角力一项不缺。
但也因此,这个集会最终竟仿佛普通人好友相会一般平和。

果戈里兴...

  2018-03-04 0 19
 

【陀/安】赴会

#防雷预警#是的你没看错#
陀思&安吾 陀思&安吾 陀思&安吾

*无cp
*对手戏,ooc肯定的
*放飞自我啊我也不知道这是啥

-----

「请留步。」

男人拉了拉臂弯里的塑料袋,加紧脚步前行。

「不好意思。」

真想快点回到屋子里去,他想。风越来越冷了,估计今晚会下雪吧。

「陀思妥耶夫斯基先生,请留步。」
顿了一下,上半身因为惯性向前倾,白毛护耳随着转身的弧度摇晃。半睁的眼带着一点迷茫,回过头的费奥多尔其实没什么表情的。

方才出声的人距离他不过半步,人与人过度靠近的接触即是威胁的开端,而他先淡淡道了歉。

「抱歉,先生,我以为在这个国家没什么人会找我。有什么事吗...

  2016-12-12 8 56
 

【BSD/太陀太】方寸之間

*太陀陀太無差

*ooc

*短,考後復健


其實只滿意最後兩段啊只看最後也是可以的orz(。

-----


   草略图像在散乱的白纸上被划掉又增添,纤长手指难得不在键盘上起舞,钢笔在食指第一个指节上打了个转儿,黑色漆身映照晕黄,和惨白肤色相互调和。

  没有暖气的小房间与外头似乎差不了多少,天冷对陀思妥耶夫斯基也有些坏处,手腕以下冰凉的像从刚结冰的河里捞上来一般,被低温清洗得将近透明,突显青色血管由掌心一路延伸到指尖,总是无意识咬伤的地方此时更喧嚣起存在感。

  粉色的新皮和白色的边角因为干燥变得明显,僵硬似乎干涉不到痛觉传导,甫刚止血的伤口还红豔豔的,...

  2016-11-30 2 92
 

【BSD/陀霍】隨筆

寫不出陀的蘇和智商,所以希望能寫出他的可愛的萬分之一。

ooc一定的,輕鬆向


-----


  细瘦的手腕一使劲便泛出几条青色,原本就不怎么挺直的背脊又更弯了些,即便如此,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步伐还是轻的跟猫儿似的。几番进出又东拼西凑,竟全然未惊醒房内另一端的人。

  青年抱着为了方便作业而选择的大屏幕,穿过窄门时身子偏了些,斑驳门框蹭掉一边肩头的披风。他皱了皱眉,微微弯腰想将布料勾回,却无奈於幅度无法伸展而只做成了几个滑稽的动作,只得叹口气加快步伐。

  通上电源、开启机器,电子光线悠悠映上男人已然整理好的披风边角,白色绒毛映照着毫无生机的蓝,纯粹的同被冷光打上的他的面庞一般青白...

  2016-11-05 0 19
 

【BSD/陀坡】随笔

极短,没有文笔

-----

冷。

很久没感觉过冷了。

费奥多尔抽口气,右太阳穴皮肤底下像是有根筋在抽动,心跳一次就疼一下,与生命相合的疼痛使他连想要停止都觉得矛盾。

那条线从眼侧延到后脑,整个右脑像是被人侵入一样,他揉揉太阳穴,眼睛整个眯了起来。

小小的起居室很安静,一条毛巾从旁递出,比他高一截的青年轻步绕到他身后,犹豫几秒,还是轻捏上他脑袋上的毛帽下缘,湿透的白长毛贴着耳侧沉甸甸地垂著,一挤挤出不少雨水,与披风下襬的滴水落下结合,已经积了一片小水洼,外头轰隆雷声一晃照亮他的侧脸,反射半身水光。

费奥多尔一动不动,只是咬著指尖的力气重了些,去撑过下一波的抽疼,视线仍在跑动的蓝光数...

  2016-10-22 6 15
 

【BSD/陀霍】日常隨筆

*陀思×霍桑
*ooc,只是隨筆

文筆復健中

-----

阴郁的天气,是生物都会不舒服,湿气重得像是一挥手就能挥出一圈水纹,毛发都贴在脊樑上的猫儿不悅地叫了一声,挣扎甩开那人还要抚上来的手,一溜烟往一旁的窗沿窜去,想逃离这闷湿得叫人发狂的环境。

黑色的脚掌在窄小的木製格子上兜了个转,最後还是弹起、落地,悄悄地蹭回了那人的脚边。在哪裡都躲不开。似乎是体认到这点,猫儿安分了下来。

外国男子摸着猫儿的头,灰蓝色的皮毛在微光中闪着漂亮的色泽,小生物似乎不甚开心,扭头对着伤痕累累的手指咬了下去,换来轻轻的嘶声。

聽见声音,霍桑只睨去一眼,又将目光转回手中的硬皮书,将陈旧质感...

  2016-09-28 0 17
 

【BSD/組合全員】中秋賀

遲到的賀文,組合全員,本來想歡脫可是好像沒有成功

*45話前提

*微坡x奧爾科特

*ooc

-----

  日頭高張又到夜幕低垂,華燈初上轉而晨曦淺淺,在異鄉時間過得比想像中還迅速,在奧爾科特第七次勸說費茲傑羅別上賣場成功後,新的公司也算是上了軌道。

  撇開用金錢砸出的道路不談,費茲傑羅的經商手腕也使得公司很快在橫濱落地生根,誰也沒想到一個用美金衡量道德的傢伙竟也善於交際,看著一個個有頭有臉的商場人無不笑著步出公司,在自動門滑上那刻角落的奧爾科特也鬆了口氣,無論是在北美故地還是現在的橫濱,怕生的個性依舊改不了。

  歪了歪頭,她記起客戶剛進門時手上提著的禮盒,在方才離去時已經不...

  2016-09-17 0 23
 

【BSD/中芥】夏日正午的雪

同居D4.一方的起床氣

*ooc

*傻白糖(啥


-----

  太陽照射的角度又偏了一些,和滴滴答答的指針剛好重疊。

  「嘿,起來了。」

  手臂不算用力地推著榻榻米上的白色團子,裏頭裹得嚴實的青年突然被打擾,掙扎著翻了個身。

  「起床、喂……喂!」

  看著蓬鬆的白團子突然撐起一個不自然的角度,他還沒想到什麼,危機意識就先驅動了身體,一跳倒彈到和室另一頭。

  棉絮散了一榻,夏日正午飄下的雪帶著危險的氣息。

  中原中也忍不住扶額,以對方聽不見的音量呻吟了聲。

  啊啊……真是夠了。

  正前方發不出聲音的獸嘴還張牙舞爪地對他作勢嘶吼了兩下,才往下竄進一塌糊塗...

  2016-09-15 8 59
 

【BSD/陀霍】提問者沒有答案

看完46話私家翻譯覺得暈頭轉向,信息量突破腦容量爆出來的煙花。

*陀思x霍桑

*ooc一定哒,陀總世界難掌控

-----

  阴暗的地下空间,屏幕的冷光支撑不了一个人阅读所需的光源,隔间水管漏水的嘟嘟声有规律地敲散排列好的文字,滚瓜烂熟的句子也变成一条条不祥扭动着的黑虫,无论是场地还是身边的人,都像是污了手中的事物。霍桑揉了揉眉心,在这里倾听神谕无疑是可笑。

  将硬皮小书放上一旁的木桌,喀噔一声。

  听到声音的人偏过头来,持续了好一段时间的敲打声才暂时告歇,这让霍桑心情稍微好了一点,也就那么一点。

  这里还不想看对方的眼,那儿苍白的手倒是先伸了过来,食指与中指夹着块饼干。吃...

  2016-09-11 1 17
 
 
|1
|2
|3
 
 
 
 
 
 
 
 
© 蜉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