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执事/莉西】如果妳有更好的选择

*ooc

-----

长廊没有点灯。 

女孩没有穿鞋,冷意从脚底钻上,明显不符合上流淑女的礼节。

不过还要在意那个做什么呢?她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丝质睡衣搭配上西洋剑,约莫有梦境主题穿着的味道,少女的骑士梦。 
或许吧,她也觉得这像是场梦。 

习惯地轻声行走,她在长廊中央起舞。 
散下的金发飞旋,没有男士牵起她的手,与她十指交握的只有两把剑,她像一只狂乱的蝴蝶。 
围着花香旋转。 

幸好要成为我妻子的是妳。怎么可能会讨厌妳。无论如何也要保护妳。 
守护花香的蝶最后吻到的只是空气。 

汗水滑入衣领,脚步从华尔兹变成了圆舞曲,女孩想她还爱他。 
是灾变前的爱促使她去爱,还是盲目地爱,或是她根本不懂爱。沙上楼阁能支撑多久呢。
戴上那条银色手链之前,她想她会回答一辈子。 

舞步正在失控。 
寻常的宴会舞不應有这样狂烈的高潮。从刺击变成挥砍,大概会被母亲撵出门外,不过似乎也无所谓,她砍下僵尸的头时也没什么章法。 
如果时间倒回,女孩还是会拔下装饰剑、踏着混着海水的血,向全世界宣告她是凡多姆海伍伯爵的妻子。也是他的妻子。
她觉得她踩到彩绘玻璃的碎片,那还是很好看,好看到即使扎进了心里也不觉得痛。她只是愧疚於为什么踩到了它。

乐手们像是怠惰了,最后几小节变得不像样。
血花溅上裙子,她拐了一下,双眼变得酸涩,索性闭上眼继续舞。她猜,汗水或许流进了眼睛。
她无法见他,她甚至害怕睁眼后看见他伸过来的手。所以她回来跳舞。
如果有更好的选择,女孩会说她想回到几年前。她想认认真真地画一颗彩蛋,藏起来、让他找。
如果他们有更好的选择。

一曲终了。
女孩以最骄傲的姿态向长廊敬礼,她将剑尖狠狠地插进地板的缝隙。
尾音融进落下的眼泪里霎时清明。

伊丽莎白.米多福特早该认清这件事。

她的夏尔在两年前就已经死了。

评论(8)
热度(27)
 
 
 
 
 
 
 
 
 
© 蜉雨栖宿 | Powered by LOFTER